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八章 罪恶的根源

    当叶飞这只狩猎小队回到镇子的时候,整个镇子都轰动了,开玩笑,猎捕二级魔兽,即便是镇上的老猎人也不容易办到,但这支小队却办到了,唯一的伤员是叶飞,但那并不意外,指望一个菜鸟小猎人去猎捕魔兽而不受伤那并不现实,好在小队没有太大的损失。

    叶飞的脸罕见的红了红,老拉瑟夫应该清楚自己的大块头儿子是什么料,他这话是说给别人听的。叶飞连忙接口:“大叔,注意是我出的,脑子热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你也别责怪拉瑟夫了。”

    叶飞几个人大喜,12o枚金币啊,一个人能分24枚,这可是普通猎人两三个月的收入,虽然这次有点冒险,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几个人能抵挡住诱惑呢?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为利益而出卖生命的人不在少数,就是镇上的那些猎人,也几乎每年都有几个丧命兽吻的,也许那就是猎人最好的归宿,每一个外出的猎人都会随时作出为利益而牺牲的准备。

    汉姆科斯带头,几个人现场分赃完毕,一个人分到24枚金币,拉瑟夫的那份被他老爹理所当然的收入囊中。叶飞顺手拽过揪住他衣衫打秋千的猴子:“大叔,这只算是什么种类的魔兽?我们几个都不认识。”

    老瑟夫笑道:“我还想问你们呢?我在这商铺收了十几年的材料,但凡是六级以下魔兽我也见过个十之,但这只魔兽我倒是从来没见过,老板下的魔兽图像一共六百多种,我几乎天天翻看,上面绝对没有这种魔兽的画像,它并不在商铺的收购范围之列。”

    叶飞大奇: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猴子这种魔兽,那这只是从哪里来的呢?管它呢,先不想,到牧师那里把胳膊修理好再说,这个世界的魔法啊,还真是神奇。

    晃了晃叮当作响的钱袋,叶飞说道:“伙计们,我去找牧师大人聊两句,想必那慷慨的牧师是不会跟我少要钱的,今天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哦,要是被我那个小姨妈知道了就麻烦大了。”

    贝克朝叶飞挤挤眼:“纸包不住火,镇子就这么大,你家又是人多嘴杂的地方,小心着你吧。”

    亚克斯也道:“伙计,我们就不陪你了,和那个牧师好好联络下感情,哎,那牧师要是个美女就好了,哈哈。”

    在众人的嬉笑中,叶飞带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去找牧师赫克好好的忏悔一下。一路上什么都好,就是这只该死的猴子不太安分,不但顺手牵了小贩的水果,还得寸进尺地霸占了叶飞的头顶,谁让叶飞这小子太低了,即使站到了叶飞头顶,猴子也还是看不到很多稀奇的东西,急的它不住的在叶飞头顶跳高。

    叶飞好笑的把猴子从头顶扯下来:“安静一会儿,以后有的是机会看。”猴子不满的对着叶飞呲呲牙,挥舞两下小拳头表示抗议。

    赫克牧师办公地点就在镇上的小教堂,小教堂是一栋两层高的小楼,整个教堂就只有赫克这一个牧师外加光明教会配给他的两名教仆。赫克低下头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叶飞:“我的孩子,虽然神教导我们要谦恭,慈悲,但你的伤只不过是点皮肉伤,让你家大人到商会花几个银币买点剑士用的药剂会很快好起来的,你要把治疗的机会留给更需要的人,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叶飞对着赫克牧师眨眨眼,这讨厌的牧师,不就要钱吗?一看就是一副贪钱的嘴脸,怪不得长得又黑又瘦又低又矮,就像那个猴子似地,不过,他皮肤的颜色可没有猴子金黄的毛好看。赫克看着眼前的叶飞在笑,实在不知道这孩子想些什么,要是他能知道叶飞的想法,包管他会把叶飞关到忏悔室好好的忏悔。

    叶飞笑着对赫克牧师道:“尊敬的牧师大人,我一来是想请你治疗下我的伤势,二来是向你忏悔来的,我想向你忏悔我的罪恶,罪恶的根源往往搅得我夜不能寐。”

    “忏悔?罪恶?”赫克愕然,怎么说这两个词也不应该和一个孩子联系上。

    “那么,孩子,向我忏悔吧,指引迷途的羔羊回归神的怀抱是我的职责所在。”赫克的脸上竟然显现出神圣的光辉,那气势和刚才截然不同。

    叶飞接着说道:“尊敬的牧师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我家是开酒馆的,来来往往的佣兵和剑士非常的多,每每看到他们宁肯用酒精麻痹自己的伤痛也不来请求牧师大人的帮助,我就觉得我有罪,我间接地帮助了他们拒绝了神的仁慈,所以,我来忏悔,我的伤是神对我的惩罚,是神的指示,神指示我来接受他的慈爱,所以,牧师大人,你帮帮我吧,我想,神是不会拒绝一个迷途的羔羊回归他的怀抱的。”

    赫克仔细品味了一下叶飞的话,怎么感觉被这小子拿话给绕了进去,不行,钱还是要收的,不能破例,要是每个人都靠着一张嘴回归神的怀抱,自己天天还不给忙死累死。赫克干咳了一声道:“可怜的孩子,我接受你的忏悔,但是你必须拿出诚意来,罪恶的根源是金币,我想你一定是带来了,我愿意帮你把那罪恶的根源永久封印。”

    叶飞心里暗骂:这牧师真不是东西,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不松口,看来这钱还是省不了,哎,我的金币啊,那可是流血流汗挣来的,今神殿的牧师给人疗伤有收金币的规矩,看来所传不虚啊。咬了咬呀,叶飞从怀里掏出了三枚金币,这个价格他听找牧师治疗过的剑士说起过。

    把金币郑重的交道赫克牧师的手上,叶飞道:“尊敬的牧师大人,这就是那罪恶的根源,虽然这只是一部分,但它表明了我忏悔的决心,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把它们彻底封印,以后,也许我还会不定时的向大人你忏悔我的罪恶。”一边说着,叶飞一边不自觉地狠狠抓了小猴两下,小猴“吱吱”叫了两声,不满的抗议着,虽然叶飞看似用力,但其实还没它自己抓痒痛呢,只是它能感觉到叶飞心里的那股子怨气。

    赫克牧师满脸含笑的把金币接过:“我可怜的孩子,神是不会遗弃任何一个信徒的,拯救神的子民于痛苦中是我应尽的责任,哪怕因此牺牲我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既然你能交出罪恶的根源,那证明你是真心悔过的,快过来让我看看,那些劣质的药剂敷在伤口一定会让你倍加痛苦。”

    不用他说,叶飞早就感觉到了,那些药草敷在伤口虽然能再短时间内止血,但也会增加痛苦,伤口那灼烧的感觉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虽然这是那些剑士佣兵常用的方法。轻轻的解开包裹着伤口的兽皮,叶飞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伤口虽然已经止血,但透过覆盖在伤口上的那层薄薄的药草,隐约可见鲜红的嫩肉在微微跳动,叶飞知道,那是由于痛苦引起的肌肉抽缩,伤好后免不了要留一个伤疤。看来,这个世界医治外伤的手段还有待改进,毕竟,牧师并不能随时出现在伤者的身边。

    赫克牧师先用了一个简单的圣光清洗术,让包含着光明元素的水流把叶飞的伤口给清洗干净,然后,仁慈的牧师开始念叨起来:“万能的光啊,拯救这痛苦中的人吧……”光系一级法术,光疗术。

    随着赫克牧师的念叨完毕,一团柔和的光芒在赫克牧师手中聚起,赫克牧师把这团光按在叶飞的伤口反复滚动,叶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度慢慢愈合。不但叶飞不住的赞叹法术的神奇,就连那小猴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左手挠挠头,右手抓抓耳朵,它就是整不明白,那么大的伤口咋转眼就长出新皮肤了呢?

    叶飞看着愈合如初的胳膊,一点也看不出受伤的样子,由衷的感谢道:“赞美神,感谢牧师大人的仁慈,拯救我于痛苦的深渊,以后还请牧师大人继续指引我的迷途。”

    赫克牧师脸上堆满了虚伪的笑:“孩子,我想我会的,只要你能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乐意为你效劳。”

    叶飞心里暗骂一声:虚伪,但还是微笑着说:“那么,牧师大人,我就不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弯腰施了一个平民礼,叶飞转身告辞。

    叶飞刚转过身去,赫克牧师忍不住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汗,苦笑,和这个小家伙说话真累,不过不收钱还是不行的,牧师的人数本来就不多,每天那么多的人受伤生病,不采取点缓和的措施,就是把牧师累死也不行,再说,圣山每年的开销也不少,所以就定下了这个不成文的规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