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三章 神光大陆

    神光大6,一声嘹亮的啼哭打破了布伦山脉长久以来的宁静,五感逐渐归位的叶飞费力的睁开了双眼,阎罗王的最后嘱托依稀还能想起,临行前阎罗王那些罗嗦的话仔细品味起来还真有点依依不舍的味道。

    奇怪,我竟然能听懂她说的话,一定又是阎大仙搞的鬼。叶飞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子,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她不会是我妈吧!只见叶飞眼前的小女子一脸的汗水,金黄色的长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十五六岁的脸蛋显得略微有点苍白,深蓝色的眼睛正关切的注视着叶飞。

    “来了,马上就弄好了。”那个叫威娜的女孩手忙脚乱的拿了一块布在叶飞身上胡乱的擦拭着,弄得叶飞很是不爽。你个蠢妞儿,不知道用热水给本少爷洗洗吗,拿一块儿干布头擦能舒服吗?哎哟,别拽,那可是本少爷的风流本钱,一时半会儿也长不大不是。叶飞大声的抗议着威娜的‘粗鲁’,一张嘴,叶飞才现自己的抗议变成了婴儿的啼哭。看来是声带育不全的因素,叶飞郁闷的想。

    “乖,别哭了,等条件允许了,我一定帮你好好洗洗。”说着话,威娜好奇的揪了两下小叶飞的风流本钱,十分好奇那一点与自己的不同之处!叶飞被威娜弄得很无语,恶狠狠地想:小丫头片子,调戏本少爷的事情我记下了,等俺长大了,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

    叫威娜的女孩把叶飞仔细的用一块儿柔软兽皮给包了个结实,把他抱到了一架马车上。马车的车厢里斜卧着一个少妇,在那里不断地咳嗽着,火红的卷有着别样的风情,疲惫的眼神里有忧伤也有喜悦,连日不断地奔逃现在终于使得她可以松了一口气。伸手接过威娜递过来的小叶飞,轻轻的摇晃着,这个简单的动作她现在做起来是那么的费力。

    叶飞很乖的停止的了啼哭,仔细的看着眼前那张疲惫的脸,是了,她一定是自己这一世的生身母亲。不过她怎么看起来很是无力的样子,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叶飞脑袋里。

    “萨伊莲表姐,这孩子怎么长的一点也不像你?也不像他父亲?”一旁的威娜说出了一句令叶飞和萨伊莲都很郁闷的话。

    萨伊莲看着自己的这个远房表妹哭笑不得:“威娜,别胡说,也许是这段时间没调理好的缘故,不过还好,总算是把他给生出来了,我还以为我撑不到他出世呢,看来,光明神还是听到了我的祈祷。”

    威娜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道:“光明神能听到你的祈祷,就不会看着你这个忠诚的信徒家破人亡,你看那些教会的主教和神官们,还不是一样幸灾乐祸的瓜分了你的财产和土地。”

    萨伊莲无奈的望着这个口无遮拦的表妹:“威娜,以后要管好你自己的嘴,你这样冒失很容易出事的。”

    威娜吐了吐舌头道:“知道了表姐,我以后听话就是了。”俏皮的音调一听就知道是言不由心。

    叶飞郁闷的听着两人的谈话,心想,当少爷我不存在是把,小嘴一张,嘹亮的啼哭声顿时惊飞了几只树梢的野鸟。萨伊莲赶忙又轻轻的晃了晃怀里的小飞:“乖,别哭了,这就让你吃哦。”说着话,一个满是汁水的塞进了叶飞的小嘴里。这招果然见效,叶飞也确实饿了,再也不顾其它,使劲的允吸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餐,虽然味道不咋地,但饿极了也就凑合了。

    傍晚的山路特别宁静,不时的从远处的山林里传出一些不知名的野兽的吼叫声。威娜坐在车辕赶着马车,颠簸的车厢里,萨伊莲正感觉到到自己的生命力在不断地流失,也许,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回归主的怀抱了。无奈的看了怀里的小叶飞两眼,萨伊莲轻轻的亲吻了叶飞的小脸两下:“小家伙,你是幸运的,但也是不幸的,好好的活下去,做一个平凡的人,平凡的来,再平凡的生活,最后平凡的死去。”眼泪无声的滴落在叶飞的脸上。

    叶飞感觉到了一丝沉重,现在的他,从表姐妹两人的交谈里已经知道了什么。他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母亲,小脸上满是平静,也许,给自己一些时间,说不定就能够拥有足以改变这一切的力量,但是现在,该生的还是要生。

    小道上,一人一马静静的挡在几十米开外,人骑在马上,枪立在地上。马上的骑士全身包裹在一套银白色的铠甲中,甚至连面孔都不可见,只露出一双散出寒芒的眼睛注视着前方。

    威娜把车缓缓停了下来,反手抽出了藏在身后的剑。剑是好剑,单手剑,剑刃上不断吞吐着白芒。威娜的脸上带着苦涩的笑:“法尔斯,是你吧?”

    对面的骑士静立了片刻道:“我本不该来,但是我必须要来,我可以放你们走,但那意味着你们将会面临更多的麻烦。况且,我不来的话,她可能连今天晚上都过不去,所以,我来了。”

    辨出了对面骑士的嗓音,威娜很很的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最少不用为安全担忧了。

    车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身心疲惫的萨伊莲走了出来,手上,握着一根不知名的法杖,这是她用过的第一件武器,也将是她的最后一件武器。法杖的前端镶嵌着一颗硕大的魔晶,法杖通体雕刻着精美的魔法图案,不仅仅是华丽,而且绝对实用。

    “法尔斯大哥,你还是来了。”萨伊莲吃力的说出这句话,苍白的脸上挂着些许泪痕。

    法尔斯仔细看着对面的女孩,她变了,变白了,是病态的苍白,她瘦了,本来就够瘦的她现在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她手中的法杖,法尔斯还记得那是他自己攒了很久的薪水送她的生日礼物,只不过,她一直把自己当哥哥一样对待,那是因为,法尔斯出现的太晚了,她的心,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属。

    “跟我走吧,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也许,主教大人能够网开一面。”法尔斯从马上翻身下地,看着萨伊莲的的目光满是痛惜。

    “不,我不想跟你回去,原因你是知道的。”萨伊莲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法尔斯的好意。

    法尔斯重重的叹了口气:“你,现在并不是一个人,至少,你不能抛弃那个刚出生的生命,活着,你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表姐……”威娜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大人们的事情太复杂了,并不是现在的她可以理解的。

    沉默了半晌,萨伊莲坚定看着法尔斯道:“我跟你走,但是你要放我表妹他们两个走。”

    “好,其实你知道的,我并不会难为他们。”法尔斯舒了口气,好在这个倔强的女孩还明白事理,要是她那倔脾气一上来可就难办了。

    法尔斯骑士枪朝着前面一指,对着威娜道:“一直走,前面百里右转可过边界。”说着,不再理会威娜,对着萨伊莲伸出了双手,耀眼的白光从法尔斯双手升起,光明圣斗气不要钱一样朝着那虚弱的身体灌输进去。

    萨伊莲目光复杂的望着威娜道:“我的好表妹,连累你了,一切就拜托了。”

    威娜知道,自己是表姐唯一的选择,孩子是表姐一切的寄托,而自己却没有选择。重重的点了下头:“我会照顾他长大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小叶飞在车里听的明白,心里满是郁闷,怎么这些人都这样,也不问问我的意见,这下倒好,刚见面没一天的老妈跟别人走了,我还要跟着一个丫头片子一块儿生活,她丫的会做饭吗?会洗尿片吗?想到这里,小叶飞邪恶的笑了。

    带着小叶飞,威娜匆匆的赶着马车来到几百公里外的卡帕伊小镇。根据地图上的标示,卡帕伊小镇属于西司王朝,建造在布伦山脉的边缘地带,是布伦山脉已知的数个安全出入口之一。当然,这里所说的安全是相对来说的,布伦山脉横跨大小数十个国家,长度达到了几十万公里,面积更是无法估算,所谓的安全出入口只是以前有人进入过布伦山脉的魔兽森林并且留有森里附近详细地图的入口而已,这类地图往往只能绘制出森里附近百十公里内的基本情况,再远的地方,则很少有人去过。

    此时,法尔斯已经在主教大人的卧室外面单膝着地跪了整整一天一夜。左手执帽,单膝着地的跪礼是大礼,高傲的骑士只向值得自己誓死效忠的对象行此大礼,这是一种承诺,也是骑士的誓言。

    就在法尔斯几乎绝望的时候,主教大人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哈斯本大主教拖着臃肿的身体从卧室走了出来:“我可怜的孩子,你决定了吗,要知道你我都将为此付出不菲的代价。”

    “是的,主教大人,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拖了,感谢你的仁慈,我法尔斯誓,将会用我的生命一生一世守护你。”法尔斯坚定的目光意味着他的决定不再更改。

    哈斯本轻轻叹了口气,弯腰取过骑士左手的头盔郑重的戴在了骑士的头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