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唯有你

    不后悔吗?难道到了现在,她都还要记挂着韩子析吗?还要让韩子析占据着她的情感?一种名曰嫉妒的情绪,在此刻啃食着他的神经,让他有种窒息的疼痛。

    可是下一刻,他的耳边听到了她接下去的低喃,“可是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记挂了。”

    一瞬间,那种窒息的疼痛,在迅速的消失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紧张过后的虚脱和庆幸。

    有多少年了,他的心情不曾如此的大起大落过,而她却可以凭着两句话,如此的影响着他的心情。

    如果是以前,也许他会抗拒,会不愿意有一个人,如此的掌控着自己的情绪。

    可是现在,他却又些心甘情愿的地被她掌控着,只要她的心中,没有别人。

    君寂生猛地扣住了秦思瞳的后脑勺,唇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

    她有些被惊住了,“寂生……这里是车上……唔……”她的声音,尽数被吞没在了他的吻中。

    他辗转吮一吸,忘情投入。

    一个人,爱上了另一个人,可以深到多深呢?父亲当年也是这般地爱着母亲吗?爱到可以臣服在对方的脚下,去求得她的爱吗?

    过了良久,他的舌才退出了她的檀口中,只是他的唇却是贴着她的唇瓣,微喘着气,他低语着,“你说的,我信,从今以后,别再记挂韩子析了,你记挂的人,只是我,好吗?”

    他的气息,就像是罂一粟,让人着迷,让人上瘾,她还因为之前的接吻,而有点回不过神来。

    “只有我一个人,好吗?”他的声音更急迫了些。

    “好。”她红唇微启,喘着气说着。

    他笑了,再一次地重重吻上了她。

    思瞳……就这样说定了……你只有我一个,而我,也只有你一个。

    思瞳,这是你给我的承诺,而我,是如此的高兴。

    思瞳,你知道吗?我本没有想过,这一生,还会爱一个人,以为自己所有的人性,葬送在了9岁的那年,所有的感情,葬送在了17岁那年。

    可是原来,我还可以爱一个人,可以爱得如此深……体会着以前所没有的快乐。而这一切,是因为你,也只因为你。

    这一生,我会爱上的人,唯有你……

    ————

    孔澄澄和郁故恒从警局这边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些记者在外蹲守着。孔澄澄本打算一出警局,就和郁故恒分道扬镳,不过瞅着那些记者,她还是很没骨气的躲在了郁故恒的身后,跟着那些保镖一起出了记者的包围圈,上了郁故恒的车子。

    在车上,郁故恒一边发动着车子,一边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孔澄澄,“先送你回去?”

    “不用,你直接在附近的车站把我放下就成。”孔澄澄道。

    郁故恒瞥了孔澄澄一眼,没吭声,车子径自朝前行驶着。

    在经过某个车站的时候,孔澄澄忙道,“哎,就这里把我放下好了。”

    可惜,她说归说,但是郁故恒却压根就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郁故恒,你怎么不停车?”孔澄澄忙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