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笑和哭

    “你不知道!”他猛地打断了她的话,“那些回忆,根本就不可能被取代。”他的眼睛不觉闭上,脸色苍白,抗拒着那又在他脑海中闪过的一幕幕回忆,“你觉得一个孩子,被自己的母亲不断的用皮带抽打着;头被按在冰冷的水中,水不断的从耳朵、鼻孔里涌进来,那种死亡窒息的回忆,怎么可能被取代呢?”

    秦思瞳听得浑身寒毛竖起,这是……寂生的回忆吗?那是……君寂生童年时候生日的回忆吗?

    “母亲会歇斯底里的嘶吼着,为什么你要生下来,为什么你要活下来,为什么你不去死……”他的声音,继续低喃着,可是每一个字,却像是锋利的刺刀,刺痛着她的耳膜。

    鼻子好酸,双眼已经蒙上了一层雾气。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他的回忆,竟然是如此的痛苦,可是刚才,她却把话说得如此的轻松,觉得可以那么轻松的去替代他的那些所谓的“不好”的回忆。

    “思瞳,你告诉我,这些回忆,可以被取代吗?”漆黑的凤眸,定定的凝视着她。

    眼泪在她的眼眶中滚动,她抽泣着,泪水一滴滴的滚落下来,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地回答他。

    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可是却明白,这样的记忆,会有多深刻,尤其是做出那些事情的人,还是他的亲生母亲。

    他突然自嘲一笑,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你知道什么时候,我母亲会开心大笑吗?”

    她一愣,不明所以,却见他慢慢的松开了五指,往后退开着,一步……两步……

    他的表情倏然的变得痛苦起来,额头处青筋暴起,他的身体在抽搐着,双手在身上抓扯着,就连手背上,脖颈上的筋也都暴起,他的喉一结在剧烈的滑动着,凤眸狰狞得让人害怕。

    此刻的他,莫名的让她觉得就仿佛是一头受尽着折磨的人形凶兽,一旦靠近的话,就会被他给撕得粉碎。

    “寂……寂生……”她呐呐着道,他这种痛苦的模样,她见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突然会变成这样?他的隐疾又发作了吗?

    “就是……这副模样……见到了我的这个样子……我母亲才会笑……”他吃力的喘着气,用着仅存的理智说着。

    身体中的疼痛,蔓延的如此迅速,如同暴风雨般的席卷,让他发狂。这是君家的血咒,一代传一代。

    每每满月的时候,他疼痛发作,母亲会笑着说,“很好,你也继承了着血咒,所以你也会像你父亲那样每到这一天,就痛不欲生!可是你不会找到你的命依的,你注定了要孤寂一生的!”

    孤寂一生……就像是母亲给他的赌咒一样。

    倏然,又一双手抱住了他,身体中那种疼痛,在如潮水般地退去。有声音在他的耳边哽咽地道,“这种回忆,我会帮你替代的,不管要花多少年的时间,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四十年……总有一天,会替代的!寂生,你生下来,你活下来……是因为要和我相遇的,是因为要让我爱上你!所以,你才没有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