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赌不起的感觉

    一码归一码,即使郁宣怡对她并不怀什么好意,可是至少在这件事上,如果不是郁宣怡的提醒,只怕到时候她给寂生准备的生日惊喜,最后会尴尬收场。

    等秦思瞳离开后,郁宣怡才自嘲一笑。好意吗?她只不过是不想看到寂生那种脆弱的表情而已,在那种为他准备的生日场景中,他震惊却有脆弱苍白的表情,一直都印在她的心上。让她难以忘记。

    感情,就是这么地不公平,她那么早地遇上了寂生,那么早地爱上了他,可是他却偏偏从来都没有把她放在过心上。

    ————

    秦思瞳回到君公馆的时候,君寂生已经在公馆里了,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似在假寐。

    可是当她走近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却是倏然地睁开了双眼,一只手猛然的扣住了她的手腕,他扣得太用力,那五根手指,就像是要掐进了她的骨头里似的。

    秦思瞳惊呼一声,喊道,“痛!”

    君寂生这才像是猛然回过神来似的,凤眸透出了几分清明,原本紧握着她的手也随之松开,“弄疼你了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她拉到他身旁坐下,然后看着她手腕处一圈新勒起的淤红。她的手腕本就纤细,放在他的手中,仿佛再多用上几分力道,就可以轻易的折断了似的。

    “其实还好,也只是看着严重了点,其实也没那么痛的。”秦思瞳笑了笑,还晃晃手,以示自己的手是真的没事。

    只不过君寂生的面色却是丝毫没有好转,依然沉着一张脸,微蹙着眉头,再次拉过了她的手,开始揉着她手腕处的淤红。

    这不揉还好,一揉秦思瞳立刻就感觉痛了,一张脸顿时皱成了一团。

    “忍一忍,揉开了明天就没事儿了。”君寂生道,声音很是轻柔,倒有几分像是在哄小孩子,如果是军区的那些人瞧见了,只怕这会儿各个都该瞪大眼睛了。

    像君寂生这样的人,平时又何曾这样给人这样小心翼翼的揉着手腕,还深怕力气用大点就会伤着了对方似的。

    揉了一会儿,秦思瞳慢慢适应了,这才问道,“你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

    尤其是刚才他眼睛睁开的那一刻,那双凤眸,充满着一种戾气,着实吓人。

    “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想到了以前一些不好的事情,吓到你了?”君寂生道。

    她摇摇头,“就算吓到了,也没关系。不过如果可以的话,那些不好的事情,就尽量忘掉,或者如果你想找人倾诉的话,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倾诉吗?如果他真的和她说了那些过往的话,她可还会像现在这样笑盈盈地看着他呢?又或者是一脸的惊恐,然后远远的躲开他呢?

    君寂生轻垂下了眼帘,长长的睫毛遮盖着那双凤眸,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么的无所谓,无所谓这条命能活几年,无所谓是生是死,可是现在他却有种赌不起的感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