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仿佛一种仪式

    “那么你呢,你对我感情深吗?”他不在乎其他人感情,他想要的只有她的感情。那是身体本能的一种渴望,仿佛只有她爱他越多,才能让他越加的满足。

    “当然又了。”秦思瞳笑笑道,“不管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我都会爱下去吧,想要一直可以这样的待在你身边,也可以随时这样的握着你的手。”她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他的手。

    所以,不管他是乞丐还是罪犯,她都会爱下去,她想,他的冷漠无情,也永远都不会对着她吧。

    君寂生低头看着彼此交握的双手,“思瞳,永远都不要放开我的手。”

    “不会放开的,除非有一天,你先放开。”她打趣儿道。

    他又怎么可能放开她的手呢,君寂生把秦思瞳的手拉至自己的唇边,细碎的吻,洒落在了她的指尖上,“除非我死吧。”

    只有死亡,他才有可能会放开她的手吧。

    “别说什么死不死的。”她赶紧道,因为父亲的早逝,她其实很害怕亲近之人的死亡,而现在她也不喜欢听到他口中吐出这个“死”字,总觉得像是在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我们都会好好的。”

    “对,我们都会好好地活下去的。”他唇角溢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然后倾过了身子,吻上了她的唇。

    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唇上的柔软……这是他的吻,不知从何时开始,从冰凉变得温暖了起来。

    吻,如同温柔的羽毛,拂过她的唇瓣,他的一s-he一撬开了她的贝齿,温柔地掠进着口中,卷绕一着她的一丁香一小s-he。

    “唔……”她口中的唾液,几乎抑制不住地顺着唇角微微渗出。

    一吻结束,他含着笑意,指腹轻轻地拭了一下她唇角边的唾液,然后很自然地再把沾着她唾液的手指,移至唇边轻轻地舔着。

    秦思瞳的脸忍不住轰地一下红了。

    “很甜。”他低喃着。

    顿时,她的脸红得更加厉害。

    他弯下要,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放置到了床上,然后蹲跪在了她的脚边,轻轻褪去了她的拖鞋和袜子。

    “我……自己来就好了。”她红着脸,缩了一下脚道。

    他的手掌却依然是托着她右脚的脚掌,指腹轻轻摩擦着她的脚面,“要我吗?”他轻问着,微仰着下颚看着她道。

    因为她坐在床上的关系,所以视线略高于他。

    “要。”就算脸上的肌肤还在发烫,可是她却依然还是很肯定地回道。

    他笑了起来,笑容艳色而妩媚,就像是要在她面前展示着他全部的美丽似的,“那好,我给你,全部都给你。”

    随着他语音的落下,他低头轻吻着她的脚尖,而这一刻,秦思瞳愕然的发现,他不再是单膝弯曲着,而是双膝都着地。

    等于他是实实在在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寂生……”她颤了颤道,只觉得喉咙一下子都变得干涩了起来。而她的脚尖上的脚趾,更是清晰的感受到他唇的温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