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吹头发

    秦凯峰送了她这样的一份大礼,让她意外,她只是一个秦家分家的孩子,甚至都有好些年没有去过秦家的本家了,而如果说,大伯是因为和父亲的交情,才送她这样的礼物,却又似乎也有些奇怪,毕竟,以往父亲带她去秦家本家,见得最多的是秦老太太,见到大伯的时候,反倒不是太多。

    “这戒指不错,怎么来的?”冷不丁有声音响起在了秦思瞳的耳边。

    秦思瞳抬头一看,却是君寂生已经出了浴室,走到了她的身边,穿着一身浴袍,他的头发看起来还湿湿的。

    “是秦家本家的大伯送的。”秦思瞳道。

    “秦凯峰?”君寂生眉一挑。

    “嗯。”她点头。

    君寂生拿起了秦思瞳手中的戒指,微眯着凤眸打量着,片刻后道,“这戒指的玉很不错,估计至少值个2、3千万吧。”

    秦思瞳吓一跳,对于君寂生的眼光,她自然是信的,也因此秦凯峰送她这戒指的价值,远比她之前所想象的更高。

    “大伯送我这戒指,会是因为你的关系吗?”秦思瞳问道。

    “倒也未必。”君寂生道,“今晚秦家那边,有人为难你吗?”

    秦思瞳摇摇头,“大伯还做主,让秦研儿赔我300万美金的服装费。”

    “这事儿不用多想了,既然是你大伯送你的东西,那你就好好收着。”君寂生又把戒指还给了秦思瞳。

    秦思瞳把戒指收好,又摸了摸君寂生刚洗完头,潮湿的头发,“来,我给你吹吹干吧。”说起来,现在每每晚上他洗好头,她都会给他吹干,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她喜欢抚摸着他头发的感觉,喜欢这种可以呵护他的感觉,很多时候,给他吹头发的时候,她会想到只有6岁思维模式的那个他。

    那个喜欢她摸着头,喜欢依偎在她身边,有着腼腆的表情,却又会露出灿烂笑容的他。

    她常常会想,如果他小时候,不曾遭遇过被母亲虐待的话,那么他现在是否又会是另一种性格呢?

    “你见过他遍体鳞伤的样子吗?见过他凶狠得犹如魔鬼的样子吗?见过他无情冷血的样子吗?”——郁宣怡的声音,倏然地响起在了她的耳边。

    她见过他受伤的样子,也见过他冰冷狠厉的神情,只是这些……和郁宣怡所说的,仍然是差了不少吧。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见了他那些模样的话,她会是心疼,还是害怕呢?可是她很清楚,不管如何,她都不想要放开他的手。

    “今天郁宣怡有和你说什么吗?”君寂生突兀地问道。

    秦思瞳一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来,“她问我爱你什么,又对你了解多少。”

    “那么你呢?你怎么回答的?”他转过身子,面对着她,抬起了下颚,同时一只手从她手中抽走了电吹风,摁下了关闭的开关。

    “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对她说呢?”秦思瞳道,“不过看得出来,她对你的感情很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