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凭什么说爱他

    秦思瞳抿唇,看来,郁宣怡今天会参加秦老太太的寿宴,也许最主要的目的,是来找自己聊聊有关寂生的事情吧。

    “我第一次见到寂生,是在我7岁那年,那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就觉得像是在看着一头受伤的野兽,明明无比的脆弱,明明死寂空洞,可是当人靠近的时候,却又那么凌厉。那时候我的目光,就离不开他了。”郁宣怡自顾自地说着,“你见过他遍体鳞伤的样子吗?见过他凶狠得犹如魔鬼的样子吗?见过他无情冷血的样子吗?如果这些你都没有见过的话,你又凭什么爱他呢?”

    “爱一个人,从来就不需要凭什么。就算你说的这些样子,我不曾见过,但是我依然很确定,我爱寂生。”秦思瞳迎上着郁宣怡的目光道。

    郁宣怡哼笑一声,“你爱寂生,是因为他的权势地位,还是因为他的长相?你又对真正的他了解多少呢?”

    “难道郁小姐你觉得寂生的人格就那么没有魅力吗?除去权势地位和长相,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吸引人了吗?”秦思瞳反问道,“如果郁小姐要找我聊的只是这些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郁小姐你,我爱寂生,因为他是君寂生,而这个世界上,只得一个君寂生。”

    秦思瞳说完,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赫然是君寂生的来电。

    她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来了君寂生的声音,“寿宴结束了吗?”

    “结束了,正准备出来呢。”秦思瞳道。

    “我车子大概五分钟后就秦家大宅门口了。”君寂生道。

    “好,那我这就出来。”秦思瞳收起了手机,转身离开。只是在走出秦家大宅的时候,看到郁宣怡也跟了出来。

    郁宣怡突然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寂生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罪犯,发现他冷血的程度,远远超出你的想象,你也还能像今天这样说爱他吗?”

    “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就不牢郁小姐你费心了。”秦思瞳道。

    “寂生的冷血无情,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想象的,秦思瞳,在寂生身边,你没办法站到最后。”郁宣怡冷冷地说着。

    君寂生的车子此时开了过来,君寂生下车,自然而然也瞥见了和秦思瞳站在一起的郁宣怡。

    他眉头微蹙了一下,却只是上前握住了秦思瞳的手,“有遇到什么麻烦吗?”

    “没有。”秦思瞳摇摇头道。

    君寂生牵着秦思瞳回到了车上,郁宣怡微咬着唇瓣,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车子。冷血无情……刚才她对秦思瞳说的话,她现在却是很深刻的体会着寂生的这份冷血无情。

    如果寂生是一头野兽的话,那么她一定会是最好的驯兽师,不管这头野兽是多冷血无情,最终,也只会是她的!

    ————

    晚上,秦思瞳洗漱完后,坐在床上看着秦凯峰送给她的那枚玉戒指,这枚戒指看得出玉的材质上好,只怕价值也不绝对不会便宜到哪儿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