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不管你怎样,都会接受

    不是满月血咒的那种痛,可是却会让他有种窒息般的痛。

    思瞳……思瞳……

    他想要见她,可是当他站在公馆的门口时,却有着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门明明就在他的眼前,可是他却没有去推开。

    是因为不安和害怕吗?

    怕真的会如郁宣怡所说的,思瞳不会接受他的全部。

    父母的死,是自杀,却也未尝不是他手中所染的鲜血,还有……

    倏然,那紧闭的门扉,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然后一道身影从门里奔了出来。

    秦思瞳撑着雨伞,急急地奔到了君寂生的跟前,“怎么回事,你回来了为什么不进去啊?为什么要这样淋雨?”她急急地问着,努力的把雨伞撑高,尽量把雨伞全都往他的身上撑着,以至于她的身上,瞬间就被雨水淋湿了大半。

    君寂生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凤眸中有着一丝迷离,“你……会离开我吗?”他喃喃地问道,在看到她的一刹那,脑海中闪过的是母亲死的时候,往身上泼一着一汽一油,然后陷在那片火海中的模样。

    那时候母亲像个疯子那样的笑着,对着他说着,“寂生,你是我和他的孩子,注定了是要孤寂一生的,你身上淌着那个魔鬼的血,你也是个魔鬼,我诅咒君家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我诅咒……”

    母亲的诅咒,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却仿佛依然还历历在目。

    “寂生,先进去吧,你身上都一湿一透了!”秦思瞳焦急地道,都不知道他到底淋了多久的雨了。

    “你会离开我吗?”他却只是执着于之前的问题。

    “不会,不会!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她道,“你快和我进去,你这样下去,会生病……”

    她的语音还未落下,他已经弯下了腰,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低低地道,“所以,不管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都会接受,是吗?”

    她只觉得此刻的他很是奇怪,不过却能感觉到他问这句话的认真,“是,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会接受。”

    然后,她听到了他如释重负地一喘一息一声,还有那句——“太好了……你没有嫌弃我……”

    ————

    秦思瞳和那几个护卫,好不容易让君寂生进了屋子。

    君寂生洗了一个热水澡后,昏沉沉的躺在了床上睡了过去,而那几个护卫,倒是一脸感激地看着秦思瞳,如果不是秦思瞳的及时出现,天知道君一上一将还会在外头淋多久的雨。

    等那几个护卫离开后,秦思瞳看着沉沉睡着的君寂生,就算是睡着了,他也好像还在不安着什么似的,眉头微凝着,脸色显得那么苍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淋着雨?他去落城,又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呢?

    她刚才问了那几个今天陪着他一起去落城的护卫,他们只说是去落城扫墓了,不过后来君寂生坚持让他们在墓园外头等着,于是对于君寂生扫墓的时候发生了些什么,他们并不清楚,只知道君寂生再和他们会合的时候,很是沉默,只是吩咐买机票回来,其他的没有多说一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