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雨夜

    君寂生脚步顿了一顿,没有转身,只是用着冰冷的声音落下了六个字,“我不是我父亲。”

    是的,他不是父亲,所以他一定不会重蹈覆辙的。

    不会让命依就这样离开自己,也不会把自己的命,就那样轻易的放在另一个人的手中。

    他的命,他的生死,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决定!

    ————

    秦思瞳晚上在房间看着书,却总是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似的,是因为白天韩子析的事情吗?

    韩子析是韩家的太子爷,也是辰星背后的大老板,她今天对韩子析的态度,很可能是得罪了对方,没准以后在剧组里会更加的艰难。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却面对一个曾经她以为多多少少算是朋友,结果在对方眼中,她可能只是一个笑话的人。

    也许对韩子析来说,她只是一段新鲜有趣的插曲吧,闲暇时候的一种趣味。

    可是对她来说,却因为他的那双眼睛,总让她想到小时候大鼓村的那个盲眼的大哥哥,于是忍不住的去把对方当朋友,去交心,甚至还说着什么将来有机会的话会写好的剧本捧红对方这样的话来。

    今夜,外头的雨下得格外的大,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声音着实响,仿佛也心情更添了一抹阴郁似的。

    秦思瞳起身,走到了窗边,想要把窗帘拉上,以隔绝一些雨点落在玻璃上的声音。只是在她准备要拉上窗帘的那一刻,她的视线却透过了窗子,看到了窗子外的一幕,顿时愣住了。

    她看到一个身影,站在磅礴的雨中,而在那个身影的旁边,还站在几个身影,撑着伞。

    很奇怪的一幕,可是更让她心惊的是淋雨的那个身影,即使从她的这个角度看,却也能认得出,那是君寂生的身影。

    他不是说要明天才回来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而且还在外头淋着雨?

    秦思瞳的心中闪过了一连串的问号,然后转身奔出了房间。

    外头,几个君寂生的护卫人员此刻撑着伞,几次想要把伞撑到君寂生的头顶上方,去都被拒绝了。谁也闹不明白,为什么君上一将突然要做大晚上的飞机回j市,到了公馆,却又不进去,而只是在外头淋着雨。

    “君爷,您再这样下去,只怕身体会吃不消。”

    “是啊,君爷,您就先进屋子里吧。”

    几个护卫劝说道,但是君寂生却置若罔闻,只是任由那冰冷的雨水,不断的落在他的身上,就像是可以把他身上的那些罪,那些孽给冲刷掉似的。

    ——“你以为那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你吗,也许到了最后,她会像你母亲那样……”

    他以为他不会在意别人说了什么,可是郁宣怡的话,却不断地缠绕在他的脑海中。母亲至死都没有接受父亲,而思瞳呢,如果在知道了所有的一切后,会接受这样的他吗?

    又或者……思瞳她也会……

    这种可能性,想想就会令他全身生疼。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