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扫墓

    “也许对你来说,没什么不同,可是对我来说,却不一样了。”让她觉得她曾经的那些“以为”有多可笑,当她以为他只是一个连台词都没有的小角色,当她说将来会写剧本捧红他的时候,对他来说,是否就像是一个笑话呢?

    “有一个韩子析作为朋友,难道不好吗?至少在这个剧组里,没人敢给你委屈受。”他道。

    “抱歉,我并不以为我和韩先生可以成为朋友。”秦思瞳低垂了眉眼道,“如果韩先生没有其他想要问的事情,那么我先回去了。”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猛然的扣住了她的胳膊,“秦思瞳,能当我朋友的没有几个。”也没有几个人,敢在他面前这样的甩脸色给他看。

    可是她偏偏做到了,而他,反倒是烦躁不安。

    “我以为朋友相交,彼此坦诚是基础,我想我也还远远不够资格成为韩先生的朋友。”秦思瞳道。扭动着胳膊,想要挣脱对方的束缚。

    可是韩子析的手指却扣得很紧,她怎么都挣脱不出。

    过了好一会儿,秦思瞳以失败告终,贝齿咬着下唇,瞪着眼前的人。

    “我再问你一次,让你接受我是韩子析,就那么难吗?”他定定的看着她问道。

    他的眼睛,看起来依然是如此的清澈,清澈的仿佛可以让人一望到底,只是她现在却很清楚,他并不像她表面所看到的那样。

    韩家的太子爷,手段狠厉,喜怒无常。

    “不难,因为席自寒,从来就不曾存在过。”她如此回答道。

    下一刻,他松开了她的手,一抹戾气,自眼中一闪而过。

    ————

    秦思瞳回去的路上才发现手机有短信留言,是君寂生发过来的短信,告知他已经在落城了,而时间则是两个小时前。

    秦思瞳赶紧回了个短信,之前因为剧组里的事情,她都没来得及看一下短信。

    发完了短信,秦思瞳不由得看着车窗外的天空,现在是夏天,下午3点多的天,阳光依然炙热,落城的天,也和j市这边一样吗?

    要明天寂生才会回来,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只是一天不见他,就会让她觉得想念,就连即将要回去的君公馆,都觉得冷清了。

    落城的一处墓地,君寂生低头看着秦思瞳发过来的短信,沉思良久,才合上了手机。

    在他面前,是一个双人墓,墓碑上,是一对男女的照片,女的看起来莫约30多岁的样子,而男人则看起来40多岁的样子。

    在墓碑上,刻着两个名字:赵玲音、君斯年。

    那是……他的父母!

    母亲死后,父亲把母亲的骨灰带回落城,葬在了这处陵园,然后父亲在母亲墓碑的旁边,也做了自己的墓碑,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阿生,等将来我死的那一天,你就把我和你母亲葬在一起。”这是父亲第一次带他来这里祭拜母亲时候所说的话。

    那时候他就知道,父亲其实已经死了,即使人还活着,可是父亲的灵魂,却在母亲去世的那一刻,也跟着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