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满月的夜晚

    君寂生紧抿着薄唇,俊美的脸上,是一片冰寒,此刻,她这般的难受,而如果要解除她的难受,其实也并不难,只要她和他……

    而这又不是是一次就可以解决的,可次数一多,以她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真的以那样的方式解决的话,只会伤及她的身体。

    天色越来越暗,一轮圆月悬挂在了天际。

    这是……满月!

    而今天,也是他疼痛会发作的时候,他一只手握着她的手,感受着她肌肤的灼一烫。在满月的夜晚,他必须要和她的身体有所碰触,否则根本无法遏制那份疼痛。

    只是他之前不曾想过,会是这样和她度过满月的夜晚。

    而他的另一只手,正拿着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身上的汗水。

    她断断续续的声音,都在诉说着她的难受。倏然,她原本放在身侧的左手猛然地抬起,抓住了他擦汗的那只手。

    他怔了怔,却见她无意识地抓着他的手蹭着。

    他的身体,也在渐渐地起着变化,在满月的时候,君家人对命依的渴一望,本就会变得更加强烈,更何况现在对他来说,他对她的在意,已经超出了命依的范畴。

    她的身体一磨一蹭着他的手,而他对她的渴一望也在变得越来越强烈,再这样下去的话,只怕他的y-u望会压制不下去了。

    而一旦爆发的话,那么对她的伤害,只会加剧。

    他猛然地把手从她的左手中一chou一出来,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对他来说,却仿佛是分外艰难。

    可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对上了她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的杏眸。她的眼睛,初一看并不会特别的惊艳,只是会觉得舒服而已,可是却越看越是耐看,和她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般配来。

    而现在,她的这双眼睛,泛着一抹雾气,似哭似嗔,似委屈,又似在忍耐,却还有着更多的渴一望,就好像是在告诉着他,她也想一要一着他!

    明知道她现在的神智不清,她想一要一他,不过是因为一药一力的关系。

    可是他却还是失神了,在她的这双眼中失了神,忘乎所以的吻上了她,想要不顾一切地得到她。只要得到她,就可以平息心中的这份y一u念了吧,只要得到她,身体的这份s-ao动就可以满足了。

    直到她的唇中,无意识地喊着他的名字,“寂生……寂……寂生……”他才猛然地回过神来。

    老天,刚才他竟然差点一就一要一了她!

    他的身体狼狈的往后退着,可是在身一体一彻底离开她的那一刻,疼痛突然像是狂风暴雨一般涌了上来,顺着血液,遍及四肢百骸,痛不欲生、苦不堪言。

    这就是君家的血咒,是对君家的惩罚。

    即使拥有着再多的财富,再多的权势地位,再如何的惊才绝艳,那又如何,在这疼痛之下,依旧是这么地狼狈不堪,卑微低贱,只渴一求着命依的碰触。

    可是……如果现在他碰着她的话……只怕会理智尽失,会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接下去会做些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