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久违的放松感

    韩子析接过了那一罐饼干,倒是拿出了其中的一片饼干,放在掌心中,手中朝着大黄勾了勾。

    于是,秦思瞳就瞧见那条大黄狗很是p颠p颠地朝着韩子析奔去,开始亲昵的用舌头舔舔韩子析的手指,然后舌头顺带卷走那块狗饼干,尾巴还摇得挺欢快的。

    韩子析连喂了大黄狗好几块饼干,瞧着那大黄狗的样子,倒应该是还喜欢吃那狗饼干,只是吃完却还用着那狗眼像是瞧特一务似的瞧着秦思瞳,让秦思瞳无语。

    韩子析倒是淡淡一笑道,“大黄对旁人不太亲近。”

    何止是不亲近,简直就是嫉“旁人”如仇啊!当然,在来韩园的这几天里,基本上大黄出现的时候,旁人也就秦思瞳一个人,所以秦思瞳也不确定,这条大黄狗对别的旁人是怎么样的态度。

    “它对你好像很忠心啊。”她忍不住对着韩子析感叹道,她已经知道,大黄狗的那只眼睛,是被一群小孩子给弄瞎的,而当时恰巧被他给救下来了,然后就一直养在了身边。

    “狗其实很简单,谁对它好,它就明白,会用一生来报答,可是人却很复杂,明知道有谁对你好,可是却未必会用一生来报答。”韩子析道,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双眼像是蒙上了一层雾纱似的,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秦思瞳有些怔忡,对方这话,倒像是在说有谁对他好的,但是他却无法用一生去报答似的。

    想了想她道,“报答也不一定非要用一生的,如果你觉得对方对你好,那么你也尽可能对对方好,回报对方就是了。”

    “可如果她对你的好,是给了你一条命,给了你对人生所有的希望呢?”他反问道,“那样的话,她想要你的一生,你可以不给吗?”

    秦思瞳一窒,“人的一生,不该只是当成报答用的,更何况,如果一个人是真心对另一个人好的话,也就不会想要索取什么报答了。”

    韩子析淡淡一笑,只是笑容中,却像是有些不以为意,“那你有对谁好过,却没希望要得到对方的回报吗?”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双眼睛,秦思瞳又一次想到了当时在小山村的那个少年哥哥了。如果说她想要得到什么回报的话……那么就该是希望那个人的双眼,终有一天可以看得到吧。

    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可以像眼前的这个人一样,看得到世间万物。

    秦思瞳扬起唇角,轻轻地笑了笑,“也对,我有点说大话了,人不同,回报也不同,就像是给大黄带饼干,未尝不是想要得到大黄对我态度改变的回报。”

    她的声音,就像涓涓溪流似的涌入着他的心间。

    连韩子析自己都有些说不清,为什么他会在她的面前,不知不觉说上了这些话,正如他不清楚,为什么他要把她一次次的叫进韩园中。

    就好像看到她,让她这样坐在自己的面前,会让他有着一种久违的放松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