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曾经的梦

    那双凤眸,这一刻,漆黑而深沉,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死海,不见波澜,却又掩盖着太多的沉重。

    她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颊,笑了笑主动吻上了他的唇,“我不会离开的,君寂生,我喜欢你,所以,我也会让你喜欢我、爱上我的!”

    这一刻,她大胆的说出了她的感情!

    ————

    “你眼睛看不到吗?所以你才不和大家一起玩是不是?大家都说你很古怪呢。”

    “那我把眼睛蒙上布条,也变得什么都看不到,是不是就可以和你一起玩了?”

    “明哥哥,你不要怕,我们一定可以平安回去的,我会做明哥哥的眼睛的,我们一定可以一起下山的。”

    暴风雨,是如此的强烈,在雨夜的山上,每一道雷声,都让人心惊,每一滴雨水,都像是冰刀似的打在脸上身上、让人遍体生寒,又冷又痛。

    他背着她,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她明明已经没力气了,可是却依然在硬撑着,用着几乎快被淹没在雨水和雷声中的声音,告诉着他前进的方向。

    “明哥哥,你知道吗?我听大人们说,如果眼睛看不到的话,那移至眼角膜,眼睛就能看到了,每个人都有两个眼角膜的,所以两只眼睛才可以看到东西。等我们平安了,我给明哥哥一个眼角膜,这样这样明哥哥就有一只眼睛可以看了。”她的声音在越来越微弱,而他却是越来越着急。

    从来没有这样怨恨过自己的看不见,也从来没有这样怨恨过自己的鲁莽上山。

    她还在絮絮叨叨的给他说着方向,给他说着前面有什么障碍物,然后突然,他脚下一滑,整个人天旋地转,他只是反射性的在摔倒的那一瞬间,抱住了她,然后一起滚了下去……

    “啊!”一身冷汗,韩子析猛地惊醒了过来。

    他又做梦了,梦到了那个时候的情景。在梦中的那个他,也许是这一生中,他最最狼狈的时候吧,而在梦中,他所背着的小女孩,容貌却始终是模糊不清的。

    当年,那个晚上,他一个人跑上了山,原本他以为,他会就这样死在山上,这个世界上,他的存在,就像是可有可无一般。

    可是却没想到,她会跑到山上来找他。

    韩子析起身,洗了一个澡,洗去了一身的汗渍,然后来到了画室。

    很少有人知道,他擅长画画,在眼睛重见光明后,他会把自己看到的东西画下来。就仿佛是在证明,自己终于可以看见似的。

    只是他的画,从来不曾对外公开过,因此知道的人也很少。

    此刻,韩子析拿起了画笔,很快,一副他梦中的情景图便勾勒在了纸上。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背着一个10岁的小女孩,走在山路上,到处都是闪电雷鸣,狂风暴雨。

    在看着草图上的那个小女孩身影时,韩子析想到了当初对方缠着自己时的情景。

    那时候,他一向清净的日子,因为她的出现,而变得吵闹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