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挥之不去

    她的心更加慌乱,他那眸光,看似清澈,却又仿佛有着能看穿她的锐利似的,她压下心慌,故作幽怨地道,“我只是不希望你对我的好,仅仅只是因为十一岁的我而已,我希望你也可以多看看现在的我,难道我这么多年来的陪伴,都是假的吗?”

    “你这么多年的陪伴,当然都是真的。”韩子析笑笑道,“好了,自己还和自己怄气吗?”

    “子析,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怎么样的,难道我真的不可以成为你所爱的人吗?”姚伊媛道。

    韩子析唇角边的笑意渐渐的敛去,伸手抚摸着姚伊媛的秀发,“伊媛,你笑一个给我看看可好?”

    姚伊媛莫名,不过却还是唇角很自然的展露了一抹甜甜的笑容,那是属于女演员的笑容,有几分妖娆,几分诱惑,却也有着几分刻意。

    韩子析平静地看着眼前人的笑容,明明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曾经发誓要一生守护,要一生都对她好的人,可是为什么看着她此刻的笑容,他却没有什么感觉呢?

    反倒是那个叫秦思瞳的女人,那不经意的笑容,让他的某根心弦,像是被触动了一番。

    “伊媛,这一生我都会对你好的,可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韩子析的话还未说完,姚伊媛已经突然俯下了身子,双手捧住了韩子析的脸,吻了上去。

    双唇的碰触,韩子析的眉头微微一皱,却终究还是没有推开姚伊媛。

    如果她要的,只是这样的关系,那么……他未尝不可以成全她。只是为什么她明明就是对他无比重要的人,但是他的身体,却即使抱着她,那种空落落的感觉,依旧挥之不去呢?

    ————

    秦思瞳和君寂生说了她刷卡刷了一千元钱的事情,并保证,这笔钱她会在辰星正式工作,到时候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还。

    君寂生却是道,“只是一千元而已,你也非要和我分得那么清楚不可吗?”

    “我现在已经是吃你的,用你的,要是再拿你的钱,那感觉就像是你在养我似的。”她道。

    “就算是我在养着你,那又怎么样呢?我喜欢养着你。”他低低一笑,把她拉到了他的跟前,手指把玩着她的发丝。

    “可是我……”她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他却已经低下头,猛地噙一住了她的唇,辗一转一吮一吸着她的唇瓣,舌一尖挤一进着她的口中,手指在她的身上流连着,顺着她的裙摆滑进,撩拨着她的身体。

    秦思瞳忍不住地娇一ch-uan出声,双腿已在他的liao一拨下发一软,如果不是他一只手撑着她的身体,只怕她这会儿早已软倒在了地上了。

    她杏眸迷蒙,眨着眼睛望着他,就在他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她双手突然按住了他伸在她裙下的手,“别……别这样……”光是这一句话,已说得是分外艰难。

    “可是你有一感觉,不是吗?”他低语着,那低沉的语调,还有那流转眸光的凤眸,都像是充满着一种you一惑似的。

    秦思瞳的双颊驼红,没错,她是有一感觉,可问题是……她根本还没那方面的准备啊。

    可她又怎么知道,她的这副样子,落在他的眼中,又是如何的liao一人,清清纯纯的面儿,小巧的鼻子,粉色的唇瓣半张着,带着那一丝丝的一ch-uan一息声,那双杏眸,更像是要沁出水来似的。

    “有感觉也不能……”她的声音软绵绵的,那双杏眸,明明是在瞪视着,但是却又有着说不出的可爱。

    他只觉得一股热气,从他的身体中涌上来。

    他想要她,想要她成为他的。

    于是上一将大人,直接把面前的人儿抱起,走到了沙发旁,把她放在了他的腿上,继续的撩啊撩,“真的不要吗?”

    她两条腿晃啊晃的,就是不着地,此刻,秦思瞳倒是后悔死今天穿裙子了,要是穿裤子的话,君寂生的手指可就没那么方便了。

    她挣扎着想要从他的腿上跳下来,可是他的一只手就是扣着她的腰,让她下不去。

    他的脸贴的她好近,那张俊美的容颜,没有平时的严谨威压,却是带着一种温柔的宠一溺,而那双漆黑的凤眸中,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一层情一y-u。

    “不……不啊……”她有些费力地嚷嚷着,这简直是太考验她的意志力了。

    他吐气如兰,薄唇凑近着她的耳畔,轻咬着她的耳垂,“那么说,你也不想要我了?”从来,都只有他拒绝那样对他有意思的女人,又曾几何时,会去问一个女人要不要他。

    他的手指在她的身上继续liao一拨着,而她根本就无力去阻止。拜托,他知不知道他这样是犯规啊!

    可是她的唇才再度张开,他已经又一次的吻住了她,缠一绵而带着渴求……

    等到秦思瞳从君寂生的书房出来的时候,脸已经红的像是要沁出血来似的,在书房里那大胆的一幕,还有些不敢置信,实在不知道是该怪自己的定力不够,还是怪君寂生太过撩一人,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不过……基本上也全了,她的掌心还有着他那东西的触感。

    虽说之前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两人就发生过关系,但是那时候,她尽是在胡乱挣扎,又哪里会注意这些细节啊。

    而刚才在书房里,她才算是看清了他一那东西……然后在半推半就下,帮他完成了一次。

    一晚上,秦思瞳睡梦中全都是君寂生,是他那发一x-ie过后,媚眼如丝的模样。

    第二天秦思瞳回了一趟家。下周一开始她要回学校那边进行毕业的相关事宜,一些资料什么的,也都还在家里,再加上现在天气变化,她一些夏季要穿的衣物,也要从家中拿过来。

    只是当她回到家中的时候,却发现母亲早已把门锁给换了,她手中的钥匙根本没法把门打开。

    她敲门,母亲应着门,只是却只开了里面的一扇木门,外头的那扇铁栏保安门却并没有开。

    隔着铁栏,何秀霞满是怨恨地道,“你来做什么,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不帮自己的妈,还要把自己的哥哥给送进监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