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没法子

    他并不是一个害怕死亡的人,就算面对着生死一线,他依然可以无惧,可是为什么想到永远都见不到她的情况时,他却会害怕起来了呢?

    “嗯,对,我不该说这样的傻话的。”秦思瞳应着,只觉得君寂生把她抱得越来越紧了,“寂生,你松一下手,你抱得太紧了。”

    可是他却像是没有听到她这话似的,依然紧紧的抱着她,就好像只有这样的抱住她,才可以遏制他的这份颤抖。

    “任何时候,你都不可以想着死,知道吗?”君寂生沉声道。

    “我……知道了。”她应着声,他的怀抱,那么的紧,却又是那么的冰……

    ————

    袁知舟突然被带走了,说是要进行调查,这对于市一政一府那边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震动,毕竟袁秘书长跟在市龑长身边这么多年了,一旦市龑长再往上升的话,那么袁秘书势必也会再升一下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说调查就被调查的。

    上面还分别找了袁梦甜和葛美娇过去问话,一时之间,倒是没人敢和袁家来往了,深怕被沾上了什么关系,到时候把自个儿也给牵连进去。

    葛美娇母女见不着袁知舟,别的地方又托不进关系,只能去找袁知舟的姐姐袁彤娟了。

    “姐姐,我这也是没法子了,才求到你这儿来。这知舟现在被带去调查,连面都不让见,要是真查出个什么来,那……那以后我这一家子可还怎么办啊!”

    袁彤娟自然也是心急,一来袁知舟是她唯一的亲弟弟,而来,她跟了秦家老二秦凯松这么多年,还生了一儿一女,却还是个外室,和秦凯松的正房老婆卫燕斗了这么多年,如今正到了快要选出本家继承人的时候,原本市一秘书一长的弟弟,会是她的一大助力。要是弟弟真出了什么事,那就不是助力,而是扯她后腿了。

    可是在弟媳他们来之前,她其实已经和秦凯松提过这事儿了,但是秦凯松却是直接警告她别管这事儿,还让她和自己的弟弟撇清关系,“这事儿谁都救不了,现在是上头亲自发的调查令,你弟弟这几年又没少贪,要怎么保!”

    只是这些话,袁彤娟自然也是不能对葛美娇直说,于是只是道,“我再想想办法吧,你们也想想看,到底还有谁能帮这忙的?”

    袁梦甜突然道,“姑姑,为什么上头要突然调查我爸?最近也没什么风声说要反一腐啊。”

    袁彤娟道,“你想想,你爸他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袁梦甜突然面色一变,如果真有什么得罪的话,那么不是她爸得罪的,而是她和母亲得罪了君寂生!

    ————

    在上班的时候,袁梦甜在厕所堵住了秦思瞳。

    “秦思瞳,你也太卑鄙了吧,你有本事冲着我来啊,你为什么要对我爸下黑手?!”袁梦甜咬牙切齿道。

    秦思瞳只觉得好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装什么装,如果不是你对君寂生告状的话,我爸现在能被调查吗?”袁梦甜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