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一笑置之

    “有时候,说说容易做做难,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了同样的事情,没准也会迁怒到孩子身上。”

    我不会。”她很肯定地道,没有任何的犹豫。

    此刻,她的双颊微鼓,表情严肃而又认真,杏眸睁得大大的,似乎是在以此证明着她说这句话的真实性。

    他轻笑一声,可是笑容却像是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儿,“那如果有一天,你被迫生下了一个你所厌恶的男人的孩子,你会不迁怒这个孩子吗?每当看到这个孩子,就会让你想到不好的过去,想到那个让你厌恶的男人。”

    “如果我真的有了孩子,要不就不要,如果真的生下来了,那么不管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我都会好好的爱这个孩子,而不是去这样虐一待。”她斩钉截铁地道。

    他唇角边原本那抹懒洋洋的弧度渐渐地敛去,他是该去笑她根本就没尝过生活的疾苦呢?还是笑话她的天真?还是该告诉她,很多时候,想的和做的,未必一样。有时候想想和简单,可真的要做了,却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这样天真的言语,他一笑置之也就是了,可是为什么胸口却有些发烫,心脏的跳动在变得越来越强烈,像是不受控制似的。

    慢下来!

    他抬起右手,压在了自己胸口处的位置。

    秦思瞳只觉得君寂生的呼声有点变重,而此刻他手压着胸口处的样子,让她又想到了之前她曾见过他不舒服的样子,于是道,“你是不是又身体不舒服了?”

    “只是有些胸闷而已。”他微皱了一下眉道。因为她的一句话,他竟会心跳加速,想来都有些可笑。

    “那你要不要站起来,透口气什么的……”她的话音还没说完,人就已经被他搂进了怀里。

    他抱着她,像是要把她给嵌进他的骨血中去似的。

    她忙道,“小心你肩膀上的伤!”

    “不要紧!”他低低地道,“乖,让我就这样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心跳……怒要这么快了,快得让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

    第二天是周日,早上,秦思瞳睡了个大懒觉,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

    当她洗漱了一下下楼,却看到君寂生正坐在餐桌上用着餐。

    “坐下,正好,一起吃个午餐。”君寂生道。

    秦思瞳囧了,在君寂生的下手边坐了下来。佣人赶紧给秦思瞳也摆上了碗筷,秦思瞳一边吃着,一边看了看君寂生。

    他的脸色已经没有做晚那样苍白了。想到他昨天晚上的异样,想到他对于电视剧中母亲虐待孩子镜头的专注,还有他说过他母亲对他并不好,以至于她会忍不住的去猜测,是否……在他的小时候,他母亲也虐一待过他呢?

    照理说,他父亲是君家的家主,很容易找到,可是他母亲却硬是带着他,避开他父亲,选择待在了k市那边,直到死都不愿意再见他父亲一面。

    是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吗?还是说,其实他母亲并不想要生下他来呢?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君寂生突然道,猛地抬起了眼眸。

    ————还请各位亲们多多投票,多多支持啊~~~~~我会努力写好这篇文文回报给大家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