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伤处

    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然后……没有然后了,直到她的手指把他领口处的领带接下来,外加松开了一颗纽扣,他也没有什么抗拒的反应,反倒是一副任君解衣衫的状态,于是秦思瞳确定了,看来她没有理解错误啊,他是真的要她“亲自”看看他的伤啊。

    秦思瞳于是涨红着脸,继续解开了君寂生衣服的纽扣,一颗接着一颗,她可以看到他线条优美的脖颈,看到他那引人遐一想的锁一骨,还有那若一隐一若一现的胸膛。

    别瞎瞄!她在心里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她这样做,只是想要看一看他的伤势恢复情况而已,没别的了!

    当他左侧的肩膀完全曝露在她眼前的时候,秦思瞳只觉得心中像是被梗着什么似的,他肩膀上的绷带已经拆了,被匕首刺中的那个伤口已经结了一层浅红色的痂,却在他的肌肤上显得那样的狰狞。

    秦思瞳直愣愣地看着那伤疤,一时之间,竟忘了要说什么,做什么。

    而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在等待着,看看她会说些什么。

    “是我太没用了。”她不敢去碰触他的伤,手指只轻轻拂过他伤口旁边的肌肤,如果她有警惕一些,那么就不会轻易的被那些人绑架了;如果她有机灵一些,那么在他来救她,和别人打斗的时候,她就该想办法挣脱自己手腕上的束缚;如果她有强一些,那么在危机的时刻,她就不是还要他再分心来救她。

    “的确是挺没有的。”他倒是挺赞许她的自我评价。

    她咬咬唇,不过他的下一句话却是,“就算你再没用,却也不是别人可以随便欺负的。”

    她心中不由得一暖,尽管他这会儿的话,口吻是淡淡的,就像只是在说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而已,但是却让她觉得很舒服。

    “这伤口平时会痛得厉害吗?”她问道。

    “还好,不过是个小伤而已,要是这样的伤就痛得厉害的话,那我从小到大,岂不是要痛死了。”他轻描淡写。

    她倏然想到他以前曾在那种执行高危任务的特种部队待过,想来那时候,他也没少受伤吧。

    “你为什么想要参军?”她不由地问道,这也是她一直觉得奇怪的一点。君家明明条件如此优渥,他又是君家唯一的继承人,他完全可以靠着君家的财力,过着富足无忧的生活,可是他却选择了参军。

    按着她在网上查到的资料,他在军中,完全是从最低的小兵做起,经历了很多次的行动,他能够达到今天的位置,固然有君家的关系,可是也有一部分,是他拿命去拼来的。

    像他这样的人,有必要去拿命拼虔诚吗?

    “君家历代以来,参军的都不在少数。”君寂生道,“我参军有什么奇怪的吗?”

    “可是你参军,好像执行过很多危险的行动,你难道不担心万一你出事了,那么君家也可能会……”她没好意思说后面的两个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