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得罪了谁

    秦思瞳讶异,谁能想得到,堂堂上将,手握大权,位极人臣的君寂生,幼时的愿望,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可是你小时候不是和你母亲在一起的吗?”

    “在一起,并不代表会陪着做这些事情。”君寂生扬扬唇角。

    “那你没有朋友吗?”

    “那时候没有。”

    “如果你小时候和你母亲是在j市就好了,那没准我们也会成邻居,这样的话,我也可以陪你看会儿动画片了,我小时候也经常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家的,那时候我也是一个人看看动画片,或者是自己玩洋娃娃。”说着说着,她突然发现不对,君寂生大她8岁,等她能陪他看动画片了,他早就已经跟着他父亲回落城了。

    他轻笑出声,倒是化解了她的尴尬,也让周围的气氛不像之前那样压抑了。

    他抬起手,把她拥入了怀中,“是啊,如果我们早一点相遇的话,也许会更好一些。”

    她的手抵在他的胸口处,原本想要推开他,但是却突然想到了他肩膀上的伤,还有……这一刻,她莫名的,其实并不想推开他。

    她慢慢的把手放下。

    他的头靠在了她的肩膀处,就像是疲惫至极,需要休息一般。

    她没有挣扎,紧紧的任由他靠着,她不知道在9岁之前,他和他母亲生活在一起是怎样的情况,有关他9岁之前的生活,在网上也无法找出来任何一些,仅有的只是他是和母亲住在k市的。他今天对她说的这些话,如果让外面知道了,恐怕又会引起不少人的震惊了吧。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两人一个靠着,一个撑着,而周围的声音,除了电视机里传出来的动画片的声音外,就只有两人的心跳和呼吸声。

    秦思瞳,她是他的命依,如果他的一生注定是孤寂的话,那么此刻,她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整个天地间,唯一可以撑住这份孤寂的人,只有她而已。

    ————

    何秀霞从信贷部副处长的职位上,被重新调回到了原本的后勤部,这一大起大落,让所有人都给弄懵了,就连何秀霞自己,都完全是一头雾水。这段时间,她虽然是收了不少人的礼,但是在职务上,也没出什么错啊,顶多是信贷审核松了一点,可从她上任到现在,都还不过是2个多月的时间,她审核通过的那些信贷,也都还没到还款期啊,都没出问题呢,银行怎么就又给她调回后勤部了呢。

    原本那些奉承她,拍她马屁的同事,这会儿倒是都开始看起了她的笑话。

    何秀霞这些天,已经是被儿子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了,还给儿子花钱去请律师,现在倒好,儿子的事情还没完呢,自己这边就又出事情了。

    于是,她花了不少人情费,好不容易从上头那边套出了一句话,说是她得罪了人,所以被打发回了原部门。

    得罪了人?如果说她最近有得罪过谁的话,那似乎只有袁梦甜那位袁家大小姐了,难道上头说的得罪人,是指袁梦甜还有她身后的袁秘一书一长?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