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没人可以在我面前伤她

    “你——”何秀霞的脸色一变,“好啊,你居然耍着我玩,我是你妈,我让你改口供,你就得改口供!”

    “妈,如果你真的当你是我妈一的话,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当哥对我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有过一点点心疼我吗?”秦思瞳道,可是她却失望了,因为在母亲的眼中,她不曾看到一点点的心疼,有的只是愤怒而已。

    “你到底改不改口供?”何秀霞恶狠狠地质问道。

    “我不改。”秦思瞳回道。

    何秀霞猛地扬起手,想要狠狠地给女儿一巴掌。只是手挥在半空中,却被另一只手给拦截住了。

    秦思瞳一脸震惊地看着帮她挡住这一巴掌的君寂生,“你……你怎么……”

    “跟着你们后面来的。”他简言意骇地道,然后目光冷冷地看着何秀霞道,“没人可以在我面前伤她。”

    他的口吻淡淡的,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又是那么逼人,让人不会去质疑他的话,仿佛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有力度。

    秦思瞳只觉得像是有一股暖流,从心头涌过。

    何秀霞呆怔了一下,她毕竟也在银行工作了那么多年了,见过不少形形色色一的人,眼前的人身上的那种气势,一看就是上位者的气势,恐怕非富则贵。

    若是平时,何秀霞只怕会退让三分,只是这会儿,脾气上来了,再加上又心急着想把儿子从警局里捞出来,于是依然大喊大嚷地道,“我教训我自己女儿怎么了?她人都是我生的,我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要插手我们母女之间的事情!”

    君寂生冷笑一声,手上一个施力,何秀霞当即痛得哇哇乱叫,却又无可奈何。

    秦思瞳毕竟是女儿,见母亲疼痛,心中还是不忍,于是扯了扯君寂生的衣袖。

    君寂生会意,松开了何秀霞的手,何秀霞吃痛的捂着手腕,往后退开了几步,靠近到了一旁的警察身边,“警察同志,我要告他伤人!”

    警察讪讪一笑,已然是认出了眼前的人是前段时间从落城那边调来j市上任的君寂生上将了,这女人告上将?没搞错吧,还是这女人先动的手呢!

    “刚才可是你先动手要打人的,你要告别人伤人,那是不是也得先加上一条你意图伤人啊。”警察道。

    何秀霞一张老脸顿时涨红。

    君寂生对着警察道,“她教唆证人给假口供,妨碍司法公正,该是什么罪名?”

    “这是教唆罪,像这样的情况,可判一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警察赶紧回道。

    何秀霞傻眼了,她……她这怎么就成了教唆罪了呢?要真是判她一个有期徒刑,那她在银行的工作肯定也就保不住了,她才当了没多久的信贷计划处副处长,享受到了以前没有过的光环,这些日子,银行里的同事可都是抢着拍她马屁呢,都知道她有背景,靠着大人物才能在这个年纪这样被提拔的。

    要丢了这饭碗,不光是在经济上,光心理上何秀霞就受不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