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来威胁的

    君家历代以来,继承了血咒的人,就没有爱上过除了自己命依之外的人。而他,在遇到她之前的那30年,也不曾对其他女人有过任何心动的感觉。

    就仿佛一颗心脏,被冰封冻着,直到遇到了她,才开始真正的跳动了起来。

    他不想要重蹈父亲的覆辙,去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命依,可是却依然忍不住的想要她爱他,这就像是一种身体和灵魂的本能,如同饥饿的人要吃东西,口渴的人要喝水一样,他在渴望着她的爱。

    他亲吻着她柔一软的嘴唇,撬一开一着她的贝齿,像是要把整个人都给揉一进他怀里似的。

    而她,几乎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的吻,一直到多余的唾一液一溢一出唇角……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听到他说的那句话——除了她之外,不可能会爱上其他人的时候,心脏竟跳动得异常激烈。

    ————

    秦思瞳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还是没有见到袁梦甜。

    “她啊,估计是心虚不敢来了吧。”唐沁道,毕竟昨天这事儿已经闹得全公司都皆知了,袁梦甜已经成了公司里贼喊捉贼的代表人物了,要对方今天真来上班的话,唐沁倒还要佩服对方的厚脸皮了。

    秦思瞳想到了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君寂生还问了她一句,要不要他出手来帮她这个忙。

    让她惊得差点从床上给滚下来了,没想到公司的事情,君寂生竟然也知道了。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道,“目前不用,如果真的有什么是我能力不及的话,到时候如果你愿意的话,再帮我也可以。”

    “那好。”他那时候笑笑道。

    这美男侧卧在床上,一手撑着下颚,那一笑,带着一抹晨起的慵懒和惬意,真当是让人生生惊艳。

    这样的男人,想来她喝醉的时候,把他给扑倒也好像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啊。

    想到昨晚,秦思瞳的脸又不由得红了起来,她被他的亲吻,还有他的那些话给轰炸得脑子晕乎乎的,再加上时间又太晚,她困意上来,结果她竟然直接在他的床上睡了一晚。

    直到现在,她想着他昨晚所说的交往一事,都有些不可思议。还有,他明明不爱她,可是竟然会说这辈子,除了她之外,不会再爱上别人了,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傍晚下班的时候,秦思瞳在距离公交站不远处,却意外的被一个约莫50多岁的男人给拦住了。

    她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袁知舟,袁梦甜的父亲。

    快下班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不过来电显示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是秦思瞳吧,我有话想要和你谈谈。”对方开口道,可是声音却是带着一种领导要见属下的命令口吻。

    秦思瞳道,“我想我们之间应该并没有什么好聊的。”还记得在高中时候,她好不容易得到了袁梦甜家里的电话,打电话过去想要和袁梦甜的父母谈一下小说被抄袭的事情,希望可以得到公平正义的对待,但是却只是得到佣人的回复,“我们家先生和太太没空见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