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别碰我

    那是君家人对命依的渴望,埋藏在骨血之中,挥之不去。

    可是他不想要被这种渴望所控制,不想将来有一天要像父亲所说的那样,匍匐在命依的脚下,去卑微的乞求着对方的爱上。

    不想让命依掌控着他的情绪,他的感情甚至是他的人生!君家……在漫长的岁月好不容易延绵下来,就算家族的底蕴再深,所拥有的权势再多,却依然像是命运的玩笑似的,人生命运都仿佛不受控制似的。

    命依吗……他不会像父亲那样,为了母亲,结果却成了一个疯子。

    他的手指一点点地松开着,而他的脚步也同样的在一点点的往后挪动着,在拉开着和她之间的距离。

    当两人的身体肌肤最后的那一丝碰触断开的时候,疼痛,几乎是在瞬间涌了上来,如此的迅猛,甚至让他整个人踉跄了一下。

    他双手环胸,手指死死的扣着双臂,手背上青筋暴起,拼命的去克制着身体中的那份疼痛。

    这种痛,他已经很习惯了,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每到满月的夜晚,就是这种痛陪伴着他度过的。

    这痛,一年比一年更加的厉害,会痛到直到无法忍受的那一天,再让人选择结束生命,结束这一切的痛苦吧。

    秦思瞳吃惊的看着君寂生踉跄地跪倒在地上,身体蜷缩着,就好像是以前在影视剧上所看到的那些突然有什么病症发作的病人似的。

    病症?她一个激灵,想到了他口中曾经说过的隐疾。虽然那时候他说得模棱两可,但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却像是真的有什么隐疾似的。

    “你是不是什么病发作了,有要吃的药吗?”她忙问道,虽然刚才还和君寂生处于对峙状态,但是这会儿关乎人命,她又不知道他这病到底有多厉害,如果说像那些心脏疾病的话,那她也做不到就这样趁机跑开。

    秦思瞳的手摸索到了墙壁旁的灯,按下了开关,顿时,柔和的光线,泄满了整个房间,而秦思瞳也算是真正看清了君寂生此刻的模样。

    他的状况远比她想象中的更加严重。他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薄唇抿得紧紧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额际处脖颈处,还有手背上,都能看到青筋的暴起,那张俊美的脸庞,在扭曲着,有着一种明显的痛苦之色。

    这样的君寂生,让她想到了那晚在地下停车库里的他,那时候的他,也曾露出类似的表情,只是现在,他脸上的痛苦之色,却像是升级了好几倍似的。

    秦思瞳抬步走近君寂生的身边,想要看一下他的情况。

    可是就在她的手即将要碰触到他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喝道,“别碰我!”

    她的手顿时就停在了半空中,他那双漆黑的凤眸,此刻像是充血了似的,泛着一抹猩红,“别碰我……现在……立刻给我离开这里……”他吃力地说着。这短短的一句话,就像是要耗尽他所有的力气似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