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再次的预兆痛

    君寂生该是在洗手间里,秦思瞳迅速的确定着这个事实,而且从刚才她所听到的那呻吟声,似乎君寂生此刻的情况可能出了啥问题。

    想到之前他曾说过的隐疾,秦思瞳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着慌乱,急忙拍着洗手间的门道,“君上将,你在里面吗?”

    可是不管她怎么拍门,都没有人开门,而她又一次的听到了从洗手间里传来的呻吟声,似乎比之前的呻吟更加的压抑,也更加的痛苦。

    洗手间的门是被反锁着,她根本就打不开门,于是她急急地道,“君上将,我去找人来开门,你等一下。”

    说完,她就想要跑开去找佣人来开门。

    可是下一刻,洗手间的门却倏然的打开了,君寂生的身影,顿时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颀长的身子还穿着那一身的军服,只是此刻,他的状态看上起似乎不太好,上衣看上去有些凌乱,脖颈上的领口也扯开了,领带此刻松垮垮的挂在脖子间,而那双漆黑的凤眸,正死死的盯着他,他全身都透着一种狂躁而危险的气息。

    秦思瞳一凛,几乎是本能的往后退开了一步,“我……”

    她的话音才开了一个头,下一刻,他已经猛地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她霎时全身变得僵直,犹如木头人一样被他搂进怀中,她只能感觉到他的手指牢牢的扣在她的肩膀上,而她的耳边,尽是他有些沉重的喘息声。

    一下一下的喘息声,仿佛整个房间……整个天地,全都是他的声音。

    君寂生牢牢地搂着怀中的人儿,刚才他身体陡然间疼痛了起来,这种疼痛,对他而言是无比熟悉的。那是……满月的预兆,在告诉他,满月就快要到了,到时候身体会迎来更大的疼痛。

    这种预兆似的疼痛,可能几分钟,也可能会是几十分钟,也比不上满月夜晚的疼痛。只是就像满月的疼痛那样,这种预兆似的疼痛,程度也是一年比一年更加的剧烈。

    当疼痛骤然在身体中蔓延开来的时候,他极力的忍耐着这份疼痛,在等待着时间的流逝,这疼痛会像以往那样渐渐消失,只是突然间,他听到了她的声音,刹那间,一种从身体深处所涌出来的渴望,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令他迫不及待的打开门,然后……死死地抱住她。

    就像是一种本能似的,在沙漠中干渴的人,会疯狂的渴求着水源。

    只是,但疼痛蔓延在身体中的时候,他疯狂渴求的那个人是她!

    在他抱住她的时候,那种原本蔓延全身的疼痛,在迅速的褪去,进而完全消失。

    这就是命依的能力,君家人的命依!

    过了好一会儿,他听到了她的声音响起,“你怎么样,没事儿吧,是身体不舒服吗?”

    他的头压在她的肩膀处,双手依然揽着她的肩膀,仿佛舍不得就此放开。

    “你来找我什么事?”他声音低沉,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沉重喘息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