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书房里的冷颤

    很少有人会去形容一个男人的睫毛如同“羽扇一般”,可是这会儿秦思瞳脑子里,却只想得这样的形容。浓黑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眸一下一下的轻微眨动,可不就像是羽扇似的么。

    “你来有什么事?”清雅的声音,冷不丁的打破着书房里的寂静。

    秦思瞳回过神来,赶紧道,“我……买了些东西,想给你尝尝。”她说着,就把今天买的那几样k市的土特产一股脑的全都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瞥着那几样土特产,倒似乎有些意外,“怎么想着给我尝这些?”

    “你小时候不是住在k市那边吗,我想着你也许很久没吃了,会想要吃……”她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一双杏眸已然对上了那双突然扬起的凤眸。

    “你知道我以前住过k市?”他扬眉反问道。

    “呃……我有在网上找过关于你的资料。”她犹豫了一下,干脆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反正现在网络发达,像他这样的大人物,多少都会有些资料放在网上的。

    “那网上还说了我些什么?”他像是有些兴趣似地问道。

    “还说了你18岁的时候参军,为落城的海防还有打击罪恶做出过很多贡献,还出过几次特别的任务,还因此负过重伤……”她回忆着网上看到的那些有关他的咨询,然后捡了一些好的说。

    他好整以暇地听着,直到她说得有些口干舌燥了,他才突然来了一句,“那你有没有在网上看到有说我9岁的时候,母亲死了,而在我17岁的时候,我父亲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也自杀死了?”

    秦思瞳一窒,只觉得手心刹那间涌上了一层冷汗,令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他的话。

    他的视线依然在定定的看着她,明摆着是要等她的回答。

    整个书房,寂静地让人压抑。

    秦思瞳过了好一会儿,才呐呐地道,“我有看到网上说你母亲在你9岁的时候去世了,你父亲在你17岁的时候去世的,不过我并不知道你父亲……疯了。”最后的两个字,她说得有些艰涩。

    网上的确是不曾有过君斯年是个疯子的言论。曾经君家的掌舵者,又有谁敢轻易的说那是个疯子呢?

    “也是,应该还没谁有那胆子把这事儿放在网上说。”君寂生似漫不经心地道,随手拿起了秦思瞳搁在桌上的那些k市的特产,“你突然送这些给我,总不至于只是因为我曾经在k市住过吧,还是想要为你那个朋友求情?”

    一语中的。

    秦思瞳坦白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君寂生此刻的神情道,“那个……你愿意放过那个记者吗?”

    “怎么,你送这几样特产,就想让我放过那记者?”他失笑道。

    她窘然,她的生活费有限,能买得起的也就一些便宜的东西了。

    “那记者当初是因为什么而得罪我的,你知道吗?”他反问到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