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永远的分量

    君家人的命依从来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只知道,每一个继承了君家血咒的君家人,在这个世界上,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命依,而也只有这个命依,可以解身体的这份疼痛。

    可是命依却有可能是任何一个人,也许会是才情惊艳,倾城倾国的人物,也许会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小农,也许是孩童,也许是已经垂暮之年的老者,没人能知道自己的命依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有找到了,才知道。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命依,没有道理,说不出缘由,只在他遇到她的那一瞬间,身体的种种反应,在告诉着他,她就是他的命依。

    秦思瞳只觉得周围的气压一下子骤降了下来,而君寂生的身上,也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息,让她整个人有种如置冰窖的感觉。

    他是在……生气吗?就仿佛她刚才问的那句话,是某种禁忌似的。

    好在君寂生也没再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只是在盯着秦思瞳片刻后,便松开了手,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好了,说说,你想怎么出气?”他又回到了先前没有说完的话题上。

    “不用了。”她忙道,“那个经理后来不断的对我陪着不是,也让和我起争执的那个同事算是丢了一回脸,所以我也算是已经出过气了。”

    “下次如果再遇到这种事情,你就打电话给我或者子木。”很显然,他的意思是他可以做她的靠山。

    “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如果每当有人给我气受了,我就来找你帮忙解决,如果变成了一种习惯的话,那有一天你不帮我解决,我不是反而会不习惯,甚至会连怎么去自己解决都不会了。”秦思瞳想了想道。

    靠人不如靠己,这个道理她很早就明白了。

    君寂生长眉微扬,他现在要的,不正是她的习惯吗?要她习惯着他的存在,要她习惯着被他保护着,这样终有一天,她会离不开他。

    不过这种事情,倒也不急于一时,慢慢来即可。

    “只要你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那么你永远都不必担心会有那么一天。”君寂生道。

    秦思瞳一愣,永远……这两个字的分量何其重,而眼前的这位上将大人,真的明白“永远”这连个字,所蕴含的真正意义吗?

    抿了抿唇,秦思瞳干脆一鼓作气地道,“那么如果我有什么事情想请你帮忙,你也会帮我吗?”

    他倒是有些诧异她会突然这样说,“那你说说,想请我帮什么忙?”

    她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把苗可拜托帮忙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下,然后道,“她男朋友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现在也已经吃到教训了,那这件事……能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再这样下去,她男朋友就算是毁了。”

    君寂生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轻啜着高脚酒杯中的红酒,唇角边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那又怎么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