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为什么是我

    “谢谢。”秦思瞳道,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个经理又怎么会向她道歉呢。

    “今天是我刚好电话里听到了,如果我没听到的话,是不是这事儿你也就不会对我说了?”他问道。

    她没吭声,不过表情却已经回答了一切。

    君寂生慢慢的站起了身子,低头凝视着秦思瞳,“所以原本,你并没有打算要对我说这事儿,对吗?”

    他的声音中,像是隐隐夹在着一丝冷意。

    秦思瞳不由得轻颤了一下身子,“如果我在外头受了什么气,都要对你说的话,那你不是要烦死了?”

    他轻笑一声,不过笑意却似乎并没有触及眼底,“你在外头常常受气?”

    “其实也没有常常,今天……多少算是个例外吧。”她道。

    “那么不如对我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个例外?”他道,走到了酒柜前,拿了一瓶酒倒了些在杯子里,那双凤眸还朝着她瞥了过来,“要吗?”

    她赶紧摇了一下头,“我不喝酒。”

    他轻啜了一口酒,好整以暇地等着她的述说。

    她只得把和袁梦甜在餐厅里的冲突大致说了一下,当然没说和袁梦甜以前的那些恩怨,也没提苗可要她帮的忙具体是什么。

    君寂生在听完后道,“那今天的事儿,你解气了吗?”

    “什么?”她一下子没明白他的意思。

    “要是这事儿,你还觉得怒气难消的话,那么你可以说说,要怎么样才能解气,要那个经理从此以后在j市再也混不下去,还是让你那位同事落魄到没能耐再在你面前趾高气扬?又或者是明天就让那家餐厅就此歇业,然后改换门庭?”君寂生淡淡的道,仿佛他说的那些,对他来说,只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了,不过是举手就能做到的。

    一瞬间,秦思瞳有种沉沉的压抑感。像他这样的人,可以轻易的掌控别人的命运吧,就像苗可男朋友的命运,现在也是在被其掌控着的。

    “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那么难看?”他走近她,抬手想要抚上她的脸颊。

    她几乎是本能的别开头,避开了他的手。

    他的手落了个空,停留在了半空中,凤眸闪过一抹厉光,就像是要把她整个人给看透似的。

    下一刻,他的手一下子扣住了她的下颚,强迫着她的脸正对着他。

    他压低着头,两人的脸庞变得极其靠近,薄唇轻启,低沉的声音,响起在了她的耳边,“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要习惯我的碰触,懂吗?”因为他们的一生一世,都会捆绑在一起。

    她的鼻尖全都是他的气息,“为什么是我?”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非要她搬来这里住,为什么他非要她习惯他。难道就因为地下车库那一次的意外吗?

    但是像他这样的男人,如果想要女人献身的话,恐怕会有很多的女人赶着想要上他的床吧。

    他掐着她下颚的手指似乎更收紧了一些,低着头,他的唇越来越靠近着她,那双凤眸,似灼热又似不甘,“我自己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是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