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早逝的君家人

    这种痛,深入骨髓,浸透血液,而唯一的解药,就只有找到自己的命依。

    每个继承了血咒的君家人,在这个世上,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命依,只是没人知道自己的命依是什么样的人,只能在茫茫人海中碰运气的寻找。也许是老人,也许是小孩,也许是男人,又也许是女人……

    只有找到了命依,被命依所碰触,才可以解除这份疼痛,只是命依太难找到,有太多的君家人,因为找不到命依,所以在年复一年的疼痛中,因为忍受不了而绝望自杀。

    命依,命依……就像这个称呼一样,注定和君家人相依为命。

    当他遇到秦思瞳的时候,正是疼痛的预兆发作的时候,和满月的夜晚相比,预兆是在临近满月的这几天,偶尔会发作,疼痛没有满月那么严重,时间也不长。

    当时虽然在疼痛中,可是他的身体却有感觉,心脏在异常的跳动着,而疼痛随着碰触着她,而渐渐的减轻着。

    身体的感觉,在告诉他,她就是他的命依!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命依,没想到居然是在那样的情景下遇到了自己的命依。

    他带她回了临时的住所,逼着她签下了协议。既然她是他的命依,那么他就把她绑在他身边好了。

    此刻,君寂生的凤眸透过车窗,望向了天际悬挂着的月亮。

    明天就是满月了……

    ————

    而此刻,在寝室里,在看完了这个新闻直播后,秦思瞳忍不住地道,“君家的历史上,真的有不少人早逝吗?”

    孔澄澄道,“君家的历史上,还真的是有不少人挺短命的。我也是之前看过论坛上有人说过这方面的八卦,说是君家很奇怪,总是经常会出现早逝的人,就好像是被诅咒了似的,有人还总结过君家历代以来人的寿命,发现几乎每一代的君家人中,总会出现早逝的人,有意外的,有自杀的,还有为国捐躯的,总之就是各种死啦。”

    顿了一顿,孔澄澄又举例道,“就像君寂生的父亲,也是在43岁的时候死的,有说是疾病,也有说是自杀,反正很多传言,君家方面也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其死因。君家现在严格说起来,就是君寂生的一人家族,君寂生现在没结婚也没生孩子,要是他一死的话,那到时候估计整个君家就垮了,整个军界和政坛,都得震几震了。”

    秦思瞳一愣,她都不知道,原来君寂生的父亲早已去世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秦思瞳顺便用手机刷了一下有关君寂生的那些网页新闻,9岁丧母,17岁丧父,继承了偌大的君家,18岁参军,以着远超常人的速度,在短短的十二年时间里,成为了上将,更是一手把控着整个落城。

    固然,其背后有君家的势力关系,但是其自身却也是个绝对的狠角色,否则恐怕落城早就易主了。

    突然之间,她觉得君寂生这样的地位,纵然风光,但是背后的坎坷凶险,却也可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的时候,秦思瞳整理着东西,手机倏然的响了起来,来电显示,赫然是一个“君”字。

    是君寂生来电话了!秦思瞳赶紧接了起来,“你好,那个……有什么事吗?”她问道。

    “你今天的课都结束了吧,到校门口,有人会接你来我这里。”君寂生的话也很是简单明了,还没等秦思瞳问清楚是因为什么事儿,对方便已经挂断了电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