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君家的血咒

    电视画面中,只看到君寂生停下脚步,朝着那记者淡漠至极的看了一眼。可是这一眼,却让电视画面前的秦思瞳浑身有种颤栗的感觉。

    就仿佛是神,在审判着人似的。

    秦思瞳都有这样的感觉,就更别说是在现场的那个记者了,他浑身冷汗淋漓,就连手中的话筒都快握不住了,周围的同行们,看他的目光,更多的反倒是带着一种同情。

    刚才君寂生的目光,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恐怖,就好像他在对方的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

    直到君寂生上了车,车子缓缓驶离了现场,那记者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你呀,刚才怎么就那么没脑子呢,那种话,平时大家私下里说说,讨论一下也就是了,你居然还直接当着人的面问出来,这不是自找死路么!”这记者的一个搭档摄像师忍不住地道。

    “是冲动了,这次死里逃生,下次可绝对不敢再这样了。”那记者拍拍胸口道,只觉得自己是逃过了一劫。

    不过显然那摄像师并不是这样想的,“你还是赶紧找人拖拖关系,看看能不能真的平安无事。”

    那记者一愣,“可刚才君寂生并没说什么啊。”

    “你难道忘了有关君寂生那些传闻吗?”摄像师提醒道。

    记者倏然间冷汗淋漓,有关君寂生的种种传闻,在脑海中闪过:有传闻说,当初有个记者费尽心思潜入君家,想挖点新闻,结果被君寂生直接剁了十个手指头,生死不明,而那些当时君家的警卫,也全部失踪,被换了另一拨人,那些警卫最后的下场怎么样,没人知道;还有传闻,说有名媛趁着宴会想把红酒泼到君寂生身上,然后来个趁机接近,结果酒没泼到君寂生的身上,人却被君寂生给吓得像是丢了魂儿似的,最后连带着整个家族都给垮了;更有传闻说,当年有个黑帮分子,得罪了君寂生,结果好不容易逃出了落城,君寂生却是直接出动了军舰和直升机,把对方的船硬生生的逼停在了公海上。

    不管是哪一种传闻,都可见君寂生都不是可以让人轻易得罪的人,如果得罪的话,那么基本上这一生就完蛋了。

    记者整个人几乎都要瘫软在地上了,只恨不得时光可以倒转,那他绝对不会去问这该死的问题。

    车上,君寂生闭目靠在后车座上,右手压着心口的位置,手指紧紧的收拢着,手背上隐隐有些青筋暴起,而他的左手,垂落在身侧,却也是握拳状,就像是在刻意的压抑着什么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手才缓缓的松开,长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睁开了那双漆黑深邃的凤眸。

    身体……又在痛了,虽然这种疼痛的时间并不长,但却是征兆,在告诉着他满月即将来临,而每到满月的夜晚,身体就会无比的疼痛,这是君家的血咒,每一代的人中,总会有一个人,继承了这个诅咒。没人说得清这个诅咒是从什么时候来的,又从何而来,但是死在这个诅咒上的君家人,却是越来越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