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回家(四)

    铁门缓缓地被拉开,车才刚刚发动,那个哨兵忽然大喝了一声,“停下来。”他就像是上紧了发条似的,厉声问道,“后面坐着的是什么人?”

    我的心一抖,“这位长官,我是从沪津来的,老家在云水村。”车主忙着应和,“是的,长官,你放心,她绝对不是那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哨兵冷哼一声,“下车,搜身。”

    我依言,打开车门,反正说得都是实话,便安慰自己,也没什么好害怕的。越是慌乱,越是平添几分嫌疑。

    “不好意思了这位小姐,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我虽然赔着笑,但是浑身不自在,那个哨兵东摸西找,酒气熏天,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忽然扯出傅绍清给我的印章,“这是个什么东西?!燕京傅氏,你是京军的人?”

    我犹豫一番,最终还是点点头。哪知道他居然拿着枪指着我,黑黝黝的洞口令人不寒而栗,“给我抓起来,竟敢伪造京军内部章印。”

    我听后,大吃一惊,“你且看看清楚,这是傅总司令的东西。”我本欲脱口而出傅绍清,但最终还是改了称谓。

    哨兵不屑,“你一个穷酸的丫头片子,够得着傅总司令的身份吗?京章长得可不是这样,当我没见过?”转眼,三四个士兵便将我扣了下来,我正想着是不是应该坦白身份,可又怕事情闹大,被父亲知晓。

    “几位军爷,我真的没有说谎。这印章…也是家中有关系才弄来的,要不然这样,大过年的,我这里还有些钱,您拿了去吧,和哥几个去买几坛好酒,与其闹了半天抓个什么事也不懂的女孩子,还不如喝喝酒吃吃菜,自个儿乐一乐呢。”

    话一说完,我就感觉手上的力道明显变松了不少,眼前的士兵纷纷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他们望着带头的哨兵,“头儿,还还抓吗?”

    “他妈的,你们一个个地就知道吃吃喝喝,猪脑子。”哨兵给那些瘦瘦弱弱的新兵一人一脚,“刚才还说家里是云水村的呢,那破地方哪里有门路弄到京军中央的东西,我瞧你…嘴皮子倒是利索,看着也不是个不懂事的。说!你伪造这个印章是目的是什么,现在全程戒严,你这样的人,我可不得不防。”

    车主腿一软,吓得跪在地上,他哭天喊地,“长官,是这位姑娘说要去云水村,给我出了高价我勉强才捎她一程的,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这…这统统都不关我的事情,您可得绕我一命呐”

    哨兵听后,立刻给了我一耳光,我只觉得眼冒金星,险些站不稳倒了下去,他凶神恶煞地拿枪对着我,“鬼鬼祟祟的,放着阳关道不走,非得出高价连夜从这赶到云水村,必定是那些起义党的人!各个都不想活了,他妈的,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人给我押下去!”

    说罢,他又把枪对着正跪在地上,哭得快晕过去的车主,“砰”得一声,子弹穿过他的肩膀,“叫你不开眼,这次给我长点记性,还不快滚。”

    于是,车夫表情扭曲痛苦,他捂着源源不断的鲜血,还不忘磕头叩首,嘴里是嚷嚷着,“谢谢军爷饶我贱命…谢谢”然后便忍着疼,慌乱地开车走了。

    我闭上眼,那巴掌的力道极大,嘴角隐隐流着血丝,“我是祁大帅的女儿,沪军四千金,傅总司令未来的妻子,若是得罪我,不怕我爸爸撤你们的职?”

    不得已,我报出一连串的身份,对着哨兵发起了狠。

    “祁大帅的女儿?傅司令的未婚妻?呵呵,谁他妈信你,祁四小姐还用得着半夜三更地雇车去云水村?告诉你,给我老实点,也别想着威胁我,我隶属于中央政府军,沪军的手,可伸不到我们这里来!”他揪着我的头发,凶神恶煞地警告我。

    一旁的小兵倒是不放心,“头儿,要不然拨个电话去明泉山庄问问。万一真的是…那我们也得罪不起啊。”

    我屏气凝神,头皮被人扯得生疼,哨兵终于松手,“那还不快去,另外,去通知情报局主任,就说这里有一个自称是傅总司令未婚妻的丫头片子。”然后他瞪着我,“若是假的,你就等着被枪毙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