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回家(三)

    父亲和母亲一直不对付,鲜少往来。今天也不过只是看在大年初一的份上才难得拜访一次,再加上军政繁忙,按照爸爸的性子,后面的日子是不会再来半山别墅的。而母亲又时常在卧室休息,连房门都很少踏出一步。等这些天的热闹劲儿过去,中间再加上有祁悦打掩护,那被发现的可能性更不大了。至于祁煜,我倒是最不担心他。

    “那我要怎么出明泉山庄?”我反问道。

    祁悦轻轻挑眉,看似胸有成竹,“这个很简单,我挑个日子借口出去玩,你坐在车后头便是。说起来,有什么好担忧的,门口的哨兵一瞧是我,哪里还会再细细检查。”

    我没有再说话,除了祁悦的办法,竟没有别的路子可以去尝试了。

    “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过后,中午我便在明泉山庄门口接应你。过期不候,若是你回不来,又或者被父亲发现,责任你可自己承担。”祁悦瞥了我一眼,转身离去,只丢给我最后一句话,“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我定下决心,总之,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回云水村看看爹娘就可以了。

    “好。”握紧拳头,我望着祁悦的背影说道。

    过了大年初八,明泉山庄的年味便消散下去,士兵上岗,又恢复了往日庄严肃穆的氛围。走之前,我好生交待了惠安和方宁,虽然她们听后千万般不答应,但终究拗不过我。

    我只带了几件衣物和傅绍清给的印章,其他主要都是日常用药和身边所有的钱,这些我都要给爹娘。

    虽然骗过了父亲,可我依旧紧张得额头冒汗,小心翼翼地踱到门口,只听见祁煜的声音传来,“你要去哪儿?”

    “我…”我知道我瞒不过他,闭着眼,等待着祁煜发话。

    他叹了口气,又交给我一小本册子,“早点回来,通行证拿好,以防万一。”

    “谢谢…”我鼻子一酸,心生感激。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得很顺利,车慢悠悠地开出了明泉山庄,我吐出一口气,警惕的神经终于放下。

    雇一辆车,再抄近路连夜加急,半夜时分差不多就可以到云水村了。临行之前,我意味深长地看了祁悦一眼,“谢谢。”

    她的表情却是平淡,“你走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一路颠簸,我倚着车窗,头昏眼花,恍惚间又想起当日来到明泉山庄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幅狼狈的样子,那个时候,傅绍清看我的神情依旧令人无法忘怀,我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男生,这个男生以后却会成为我的丈夫,彼时的他略微嫌弃地打量我,那时我也并不清楚,我与他之间会发生这样多的故事。

    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笃笃笃”地枪炮之声,我颤抖起来,忍不住抱紧自己的身体,车窗有些裂缝,寒风从微小的缝隙钻过,如刀子似的割在我的脸上。

    车主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样子,他拍了拍方向盘,对这样的场景好似习以为常,“小妹妹,你怕不怕?”

    我身子一僵,警惕地望着他,“有…有什么好怕的。”虽然是故作镇定,但还是被人一眼看穿,车主嗤笑一声,“你放心,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坏人。你既然出高价走这道儿,我必定是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

    听到这话,我才松了一口气,有气无力,“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起来我也好奇,一般都是些军火商和走私贩取这道儿,你一个小姑娘,就不怕路上遇到开火的?那得多危险。”

    我摇摇头,“我想尽快赶到云水村,我的亲人都在那里。”

    “哟…你还真是”车主啧了一声,很是同情,“那儿现在都没人敢去,东边土匪,西边军队,还有一群闹事起义的,整个村子流离失所,天天枪零弹炮的。你要是去了,赶紧带着你亲人出来吧,久留不利。”

    我的手紧紧攥着衣服,死活不肯相信,云水村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依山傍水,风景优美的。爹娘和程诺千万要平平安安的。心也随着车子七上八下,沿途一片笼黑,我闭着眼,一直在默默祈祷。

    好容易前头出现了几抹光亮,我探出头,兴奋地以为云水村就在眼前。车主却冲着我“嘘”了一声,我暗叹不妙,便老老实实地蜷缩在角落里。

    “几位军爷,今儿个大年初八,怎么着,还在这里守着呢?”车主将车慢慢停下,笑容极为讨好,荆棘铁门紧紧锁着,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

    那站岗的士兵背着枪,一点也不像京军或者沪津那样精神奕奕,他懒洋洋地走过来,有一眼没一眼地往车后座瞟着,“哪里那么清闲,他娘的,起义还没平定呢,还得防着东边那些匪寇趁火打劫。”他的帽子歪七扭八,“你又去送货呢?”

    车主一拍大腿,“可不是吗。诺,您瞧瞧,通行证还是老样子,呵呵。”

    我心中窃喜,这么说来,云水村就快到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