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除夕(二)

    父亲很是欣慰,近来祁煜对我的态度转变了不少,不似我刚来之时那般带刺,子女和谐相处,便是再好不过了。他大笑道,“批准了,今夜你们的功课也不必做了,都玩去吧。”

    许是过年的热闹感染了所有人,一家人皆和和睦睦的,祁悦丝毫没有表现出对我的排斥,如同以前一样,时不时笑着和我说话。令我几乎都快忘了,那日的她是何等的面目可憎。

    大姐也带着丈夫和孩子连夜从姑苏赶到沪津,这才刚开饭,便听见玻璃门“啪”得一声被推开,她披着一件貂绒大衣,头发上还沾着晶莹的雪,“爸妈,我回来了。”

    母亲见状,激动地站了起来,捂着嘴,忍不住热泪盈眶,“真好,真好,咱们一家人,总算聚齐了。”

    姐夫刘建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行李,看着风程仆仆,是个老实人。

    他礼数极为周到,依次慰问了父母的身体状况,又唤了保姆抱着女儿,便颇为怜爱地看着我们几个小的,和蔼可亲“弟弟妹妹们又大了些。”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我的手里多了个厚厚的红包。

    由祁煜带头,我和祁悦讪讪站了起来,纷纷道谢。

    大姐寒暄一番,最终将目光放在我身上,虽然我和二姐长得最像,而这位长姐,却也是有三四分相似的,我心里感叹一声,血缘的魔力真是神奇。

    “这便是小妹了,可真是漂亮。等过完年,随姐姐姐夫去苏州住一段时间罢,我们俩定会好好招待你的。我也是,你回家的那日都赶不回来,想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那会子适逢大姐怀孕,不宜舟车劳顿,我听完,红了脸,连忙挥手,“怎么会呢,我我。”

    我一紧张,总会结巴,连话都讲不利索。

    姐姐笑容和蔼可亲,她摆摆手,“好了好了,坐下吃饭。哎,许久没有回家,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呢,吴妈的手艺一点儿都没变。”

    母亲心疼地直往她碗里夹菜,“好吃便多吃点,你瞧瞧,都瘦了。”

    家里人好容易欢聚一堂,气氛自然是热热闹闹的,父亲抱着外孙女,笑得合不拢嘴。

    还不满一周岁的小婴儿,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周遭的一切,时不时兴奋地吐吐舌头,时不时手舞足蹈,她从未见过父亲,却亲得不得了,圆嘟嘟的小脸可爱极了。

    我的心里也暖洋洋的,这样的氛围,才有家的感觉。可转眼,又有些难过,今天是除夕,不知道云水村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在云水村的时候,除夕夜最是热闹了,一个村子的孩子们吃过年夜饭便混在一起玩,铺头的鞭炮一抓一大把,店家管不过来,便由着我们不付钱,热热闹闹的鞭炮声起此彼伏,色彩斑斓的烟花是很贵的,虽然少见,但是“噼里啪啦”从村头贯彻至村尾,权当讨个吉利了。

    吃过饭,几个大人还在叙旧,祁悦不愿去外头,她留在客厅,和父亲一起逗大姐的女儿。而我和祁煜早就按耐不住,放下筷子便去庭院看雪了。

    雪不大,飘飘扬扬地满天细碎的雪白,地上仿佛被附上了轻轻的一层霜。我伸手,雪花顷刻间便化在手上,留下一滩凉意。

    “真美啊。”祁煜忍不住在我身边感叹。我点头,“是啊,这雪可真漂亮。”

    惠安方宁那一行的年轻丫鬟就在不远处,和几个不久前才到大帅府打杂的小伙子一边吃着果脯瓜子,一边说说笑笑,脸上浮着几抹害羞的红晕,时不时嗔怪一声“讨厌”。

    随后,我便看见皎洁的月空,炫彩斑斓的烟火绽放在皎洁月空之中,一圈又一圈地洒下,仿佛要撒在我和祁煜的身上。我感叹,从前我只听过炮竹的声响,原来烟花是这样的好看。

    火光照得祁煜的脸呈红彤彤的,他轻轻地告诉我,“好久没这样热闹过了。”

    我望着他,忍不住问道,“你追到蔚月了吗?”

    他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蔚月是否喜欢我,不过这都无所谓了。感谢她,让我知道,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我听完,心中感动,可又五味杂陈,泛着酸酸的情绪,我微微张口,“你不要说了,以前的事当做没发生过好了,我不在意。”

    他一愣,显得很惊讶,“你…不曾怪过我吗?”

    “或许有,不过,我到底也没有真心怨过你。”我转过头看着祁煜,又是一阵烟火炸开在头顶上,绚烂一声,稀里哗啦地火星子,纷纷溅落下来,祁煜望着我,烟火的光扫在他的脸上,也显得五彩斑斓的,他的眼角仿佛涌出了些许晶莹。

    我笑着告诉他,“毕竟,你是我哥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