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除夕(一)

    “和那个平安结一样,给我保管的好好的。”傅绍清用命令的语气和我说,“若有事找我,便去军情局让接线员替你转43345。”

    我听完,刚刚好地涌上不多不少的感动之情,他真的要走了,从此一去不回。

    我正伤春悲秋地在心里发出“苒苒物华休”这样的感慨,却被傅绍清接下来的一句“不过我很忙,你打了也不会接。”所尽数浇灭。

    我脸上不由得垂下三根黑线,用“你脑子莫不是有点毛病”这样的目光打量着他,忍不住吐槽一句,“那你说什么废话?”

    傅绍清倒是没生气,他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又淡淡地告诉我,“让你打着玩。”

    这个回答简直了,匪夷所思之中夹杂着莫名其妙。我扯扯嘴角,算了,这大概是句玩笑,虽然傅绍清的冷幽默一点都不好笑,反正他叫我打电话,我就偏不打。不过印章我还是收了起来,毕竟不要白不要。

    “若实在遇到麻烦,就拿着这个去京军督察府。”傅绍清最后又提醒了我一遍。

    我垂着印章一直在拨弄摆玩,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只随随便便应了一声。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了这枚印章的意义,以及为什么傅绍清当时看着我,是带着几分复杂的神情,而那种神情又带着些许愧疚。可彼时的我却不知道,只是万分疑惑,有什么事情我不能求父亲,偏要凭着傅家的章印去找京军呢?我亦不清楚,祁悦所说的“祁家的女儿”又代表了什么。

    临近除夕,京军全部随着傅绍清撤离了明泉山庄。其实我也早有听闻,年关前后,傅延庭势必要回燕京养病的。一下子,这儿便彻底变得空荡荡的了。

    山庄里的树凋零地差不多,稀稀拉拉的扫地声总是会有一下没一下地跑进我的耳朵。

    我时常望着对面环山缭绕的风景发呆,一看就是一上午。

    那儿的温莎公馆曾经住着傅绍清,那儿大大小小的排房曾安顿着京军,以前只要绕过了静清湖,便可看到一层一层的荆棘栅栏,每隔一层便有一个京军哨兵驻守。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寂寥的空地,无人打扫,无人经过。除了萧瑟的寒风从那边吹来,便再听不到任何动静,以后也不会了。

    除夕夜的时候,一家人难得地聚在一起吃年夜饭。我许久没见到祁悦,现在看到她,心里依旧堵得慌。她倒是十分自然,顺势就坐在我的身边,笑意盈盈,“好了,今天除夕,我敬你一杯。”

    我皮笑肉不笑地拿起杯子,对着她碰了一下。祁悦喝葡萄酒,我喝葡萄汁,这就像我们两个人一样,同样的身份,同样的地位,听着八九不离十,实际上却大相径庭。

    父亲今天也不再愁眉不展了,他看上去很是高兴,不由得感叹一句,“一年又过去了,一年又来了。这日子,过得可真快。再过两年,我的念念就可以嫁出去了。”

    二姐笑笑,替我和祁悦各夹了一筷子,“爸爸的意思是,要把小念的婚期提前吗?”

    吴妈随着母亲从半山别墅过来,年夜饭一半都由她掌厨,她端上一锅乌骨鸡汤,热腾腾还冒着热气,“记得四小姐刚来的时候,就喝着这汤呢。一转眼,一年都快过去了。大帅夫人,您们快尝尝,这汤煨了一个下午,香得很。”

    母亲笑笑,招呼着吴妈一齐入座,“别忙活了,坐着吃吧。”

    祁煜帮着去添了碗筷,每年除夕都是这样,下人们也不忙活了,都放了下去过年。而吴妈当初就是母亲的陪嫁丫头,感情深厚如姊妹,祁家自然是将她视作家人的。

    父亲喝了口汤,不由得大赞一番,“嗯许久没喝了,还是那个味。”他细细品着,又继续道,“我是有此意,两年后小念刚好十六,这年岁嫁过去正正好。”

    二姐点点头,“也是,时局紧迫,早点嫁人不会错。”

    我听不懂二姐的话,但到底是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便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低着头,咬着筷子,用余光打量着祁悦。她表现得非常平静,如同什么都没听到似的,静静地吃着饭。

    莲香端上几盘饺子,“外头下雪了呢,沪津十几年没有下过雪了。”她的语气极为兴奋,立即点亮了我眼中的光,“雪?我从小到大没有见过雪呢。”我放下筷子,脱口而出。

    祁煜笑了笑,“真巧,我也是。年夜饭后咱们一块去看雪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