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假酒害人(三)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觉得自己八成是个废人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落地窗外的景色清晰明朗,枝头叽叽喳喳几只鸟,正幸灾乐祸地瞧着我。而我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既不是我那粉嫩柔软的床铺,也不是熟悉的卧室。

    于是我终于清醒,瞪大了眼睛,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一切,然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衣服…还是那身衣服。可为什么,却换了个地方睡觉?只记得昨晚我拿了那瓶洋酒,心里憋着一股子气,打算一醉方休,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头疼欲裂,我便什么也记不得了。

    傅绍清忽然扣了扣门,他笑得居然很是春风得意,“你终于醒来了。昨天同我共度良宵,那滋味,很美妙吧?”

    这话,听着毛骨悚然。

    我战战兢兢地指了指他,顿时心生恐惧,“你…你怎么老是神出鬼没的?”

    傅绍清懒得理我,顺手将衣服丢在床上,我“啊”得一声惊叫,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你不准进来!”

    他看上去对我一点都没话说,很是无语,“神出鬼没?你看看清楚,这里是我的房间。还有…把自己裹成这样,你是打算过会下锅油炸吗?”傅绍清上下瞥了我一眼,他的比喻向来是带着尖酸刻薄的准确。

    我内心绝望地大喊,这他妈不是禽兽是什么?假酒害人,假酒害人呐。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几乎都快哭了,嗓子颤抖,浑身就像被四面八方的雷同时劈中似的。

    傅绍清听罢,忽然就露出非常微妙的微笑,“你说呢?”

    我的心中顿时明白了三分,终于忍不住,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我才多大啊!你这也下得去手?!禽兽不如啊!禽兽不如啊!”

    他的笑容便一下子凝结在脸上,“闭嘴,倒不如问问自己,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这种事情还能怪我吗?我更加委屈了,“我能对你作甚?你倒是推卸责任,太不是男人了?!”

    “我是不是男人,你昨天晚上不清楚吗?”

    于是,我哇得一声,哭得更加厉害了。

    “吵死了,不准哭。”傅绍清很厌烦,他揉了揉头发,难得穿着一身凌乱的衣服,看样子昨天晚上…也是折腾了许久。

    我抽抽噎噎,觉得苍天对我太不公平,从此世界一片漆黑,黯淡无光,人生绝望。

    “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傅绍清一脸严肃,“幸好你遇到的是我。”

    我的天,还能用幸好来形容吗?这结果已经坏得不能再坏了,我憋着一句“可惜我遇到的是你。”混着眼泪死活咽了下去。

    “以为本帅乘人之危?想得美,一点看头都没有。”傅绍清语气淡淡,继续说,“昨晚是你发酒疯,半夜三更不睡觉,想去湖边闹自杀。我本想带你回自己家去,可大帅府的人都休息了,大门也锁着,怕你冻死路边,便大发慈悲,把你带了回来。”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心,大松一口气,还好还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可转念一想,我又觉得哪里不对,“就…就只有这样吗?”

    “你很失望?”傅绍清靠在门口,笑得很狡猾。

    失…失望你妈个头,我在内心狠狠骂了他一句。“我没有,只是…只是昨晚…”

    “只是亲了亲我,又摸了摸我,顺手还抱了抱我,嗯…就只有这样。”

    晴空宛若一道霹雳,“轰隆”得一声,我顿时石化,那僵硬的姿势似乎可以回到远古世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