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假酒害人(二)

    我本觉得自己像个语重心长的知心大姐姐,非常沉稳耐心,可这个人的胸口却越摸越烫,贴着一件衬衫,能感受到坚实光滑的肌肤,于是我莫名其妙地开心起来,笑得傻兮兮的。

    我听见他叹了一口气,又颇为嫌弃地拿开了我的手,“那你又有什么烦心事,说吧,我听着。”

    我皱着眉头思索半天,然后脱口而出,“大兄弟,一起困告伐?”

    那人看了看我指着的湖面,说得极为勉强,“不必了。”

    我就知道他会拒绝我的,所以并不意外,幽幽转了个身,“你看,太阳离我们那么远,为什么阳光还能照得我们暖洋洋的呢?可有些人…明明离我很近,我却觉得他相隔千里,只能远观,不可亵玩。”我伸手,指着天空自言自语,觉得心中凄凉苦楚。

    我仿佛柳宗元辛弃疾化身,气氛一度很适合吟诗作对,畅叙幽情。

    可身后的人却毫不留情地打断我,“你指的是月亮。”

    妈的,你烦不烦?

    我愤怒地转身,“你到底是谁,爱说不说不说滚。”

    那人听到我这般凶神恶煞的警告,身体微微一震。我心生得意,怕了吧,嘻嘻。

    “傅绍清。”声音清透,我点点头,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就说…这幅好嗓音,怎么那么耳熟呢。傅绍清这名字…也很耳熟。

    “傅绍清!”忽然,我一跺脚,“就是你,气死我了,来得正好!你有本事就站好了,老子还有好多账没和你算。”

    “哦?”傅绍清抱着手臂,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似乎一点都不畏惧,“我不走,你可以好好算,慢慢算。”

    这分明就是在挑衅我,以为我不敢吗?我握紧了瓶子,凑到他跟前,“来,你先喝一口。”

    “…”他接过,幽幽吐出一句,“你捡了块石头给我。”

    傅绍清把石头一丢,又指了指地上一滩湿润,棕色的酒瓶被我遗忘在地上,看着孤独寂寞。

    我摸摸头,“是啊…难怪觉得手感不对了。”

    既然不喝酒了,但是账还是得算算清楚的。我插着腰,瞪着眼前的人,“好小子,自投罗网了是吧。你还记不记得…那天你喝多了…赖着我不让我走,现在你也别想走。”

    我生怕他逃跑,便像条八爪鱼似的黏在他身上,他怀里的香味萦绕在我的鼻尖,打了个哈欠,我都想埋在他胸口睡过去了。

    傅绍清好像有点生气,又好像不生气,他没把我扒开,只是很无奈,“吃我豆腐可以,但是你要想清楚后果…就怕你承担不起…”他顿了顿,“喂,别把鼻涕弄在我的衣服上好吗?”

    我猛地一抬头,瞪着大眼,这模样,怎么就生得这般好看,花容月貌似貂蝉,沉鱼落雁赛西施,“我承担得起,我有很多钱,嘻嘻。”

    我感觉到他的胸口愈发滚烫,贴着我的脸,湿漉漉的头发黏腻在他的身上,湿了半裳衬衣。

    这感觉有些不舒服,于是我松开手,垫着脚,揪起他的领子,歪七扭八地移动了几步。

    傅绍清动都没有动一下,依旧淡定地将手插在口袋里。

    这就很没面子了,我分明是找他算账,可他却一点都不怕,顺手还稳住我的身体,好让我正好抓住他的领口。

    哪有仇人报仇,仇人还给你递刀的?敢情他真的不害怕,这分明就是瞧不起我。

    我哼了一声,又邪邪一笑,“当时,你还记不记得,怎么对我的?我要以牙还牙…嘻嘻嘻。”

    天道好轮回,在心里默念一句,我便轻轻一跃,用力地揪着他的领子,将唇贴了上去。

    那阵柔软夹杂着滚烫的触感,令我一个激灵,恍惚间,我差点倒了下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