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暗战(四)

    窗外几只寒鸦倚在松柏树上,霜露凝聚成晶,垂悬在大片大片的灌木丛里。明月渐亮,天愈深

    “已经好晚了,姐姐还是早点休息吧。”祁悦叹了口气,“其实我本不想与你撕破脸皮的,不过既然是你自己先找我对峙,那便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

    我只觉得心力交瘁,闭着眼,湿漉漉的头发已经半干,粘附在脖颈处,冰冷的水珠湿透了上半身衣服,浑身寒冷彻骨。

    “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也不屑于处处针对你。从今以后,我还是以前那个我,对你的态度照旧,虚伪可憎也罢,心中怨怼也罢。便看你愿不愿意做做样子了。毕竟…若是叫父母兄姊看出端倪,我保证…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今日之事确实在我心里憋了许久,说出来自然是顺畅多了。”

    说罢,祁悦转身,又仿佛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端起那杯已经半温的牛奶,对我笑得意味不明,“我特意给你送过来的,不喝怕是不好吧?”

    我只觉得她的话听着可笑极了,撇过头,冷冷道,“你拿走。”

    祁悦丝毫不在乎我是什么反应,只轻轻一撩蓬松的长发,香氛的馥郁顿时扑面而来。她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又挑起眉眼瞥了瞥我,然后轻轻扬手,温润的牛奶便直接洒在了我的身上。

    “比起当日我掉落火坑,这牛奶的温度决计比不上其中的万分之一。你当真该尝尝那滋味是何等的痛苦,也该经历一下每日换药时候的撕心裂肺又是怎样一种疼。”

    祁悦恨恨地瞪了我一眼,心中堆积已久的愤怒和不甘,此刻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宣泄,她看着狼狈不堪的我,笑得轻蔑“瞧瞧,多像舞会刚开场的那个你。以为被何小翠打扮了一番就能铭刻自己当时的光鲜了吗?不,面对现实吧,这个才是你,这才是唯唯诺诺,不识大体的乡——巴——佬。”

    我攥紧了拳头,恨不得掌掴她几下,祁悦却早已将我的心思捉摸透彻,她抽出一张手帕,细细擦去我手上的奶渍,“我若再绝情一点,就应该直接把牛奶往我自己身上洒,再随随便便地向妈妈告个状,你的日子…便可想而知了。可惜,我瞧你已经够可怜的,便大发慈悲,放心吧,今晚之后,你我都不再相欠。”

    “滚…”最终,我的喉咙里只是艰难地发出这样一个词。

    祁悦轻笑,“我这就走。”转身,手拧住门把的那一刻,她微微侧身,“祁念,我曾真心待过你。”

    门重重地被关上,房间终于恢复了一片寂静。牛奶的浓郁香气混着香氛的味道,本该温柔怡人,可此刻却如上蹿下跳的不安分粒子,向我横冲直撞,无不刺激我的血管和神经。我冲进浴室,任由花洒的水冲刷全身,单薄的衣服紧紧贴着自己,终于抑制不住,我崩溃得大哭起来。

    我哭得筋疲力尽,也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久,才听见房间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这才恢复了几分神志,拿了毛巾擦干全身,又裹着浴袍,越过镜子之时,只瞧见我的眼睛红肿得几乎不能见人。

    “小姐,才洗完澡吗?”方宁拿了几件换洗衣裳,丝毫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呀,牛奶已经喝过了,那方才就不该再叫惠安准备呢。”

    她放下衣服,便自然地去收拾起来。

    我吸吸鼻子,“那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别再忙活了。”极力控制住沙哑的嗓子,不想被人察觉。

    方宁的手顿了顿,她向来心思细腻,“小姐,莫不是临近年关,想云水村了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内心的汹涌波涛便抑制不住的翻滚起来。刚才哭,或许就是因为祁悦说得句句属实,直接撕破了我曾经为了安慰自己而精心编造出来的一张网,我的亲人…近在咫尺,又相隔千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