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暗战(三)

    祁悦漫不经心地将垂在肩膀上的一缕发丝别再耳朵后,她呵笑一声,“还有一件事,你应当清楚。之所以让你不要再痴心妄想,欲图得到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癞蛤蟆吃天鹅肉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想,蠢笨如你,也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傅绍清…他说他不喜欢你。”

    祁悦,你应该明白,就算痴心妄想的人是我,自欺欺人的人却一直都是你。

    她微微一愣,很快便回过神,“哦?你当真就确定傅绍清说的就是实话?呵呵,难道你不是亲眼看着他毫不留情地杀了顾璇婷的吗?顾璇婷,他也说过好多次爱她呢。”

    我终于被彻底震住,祁悦,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原来她知道顾璇婷死在了百乐门,死在了傅绍清的枪子之下;原来她知道顾璇婷和傅绍清的关系。

    我忽然想起许久以前,当我第一次见到祁悦,她对顾璇婷那般怨恨的眼神,我这才明白,却明白得太迟。原来他们说得都没错,所有人,我才是那个最笨的,以为自己什么都清楚,可我却什么都不清楚。

    我扬起头,朦胧的泪水模糊了眼眶,我看不清眼前祁悦的表情,只是问她,“所以,你知道那日绑架我的人是顾璇婷对吗?松手的也是你,推我的也是你。”

    “你现在才知道吗?”

    祁悦绕过了我的身边,觉得我实在是可笑又可悲,耳畔只传来她寒冷彻骨的声音,“我以为,绍清解决了顾璇婷的同时,顺手也可以解决掉你,一举兼得。你从此以后消失,一切回到原来的生活,我还是那个祁四小姐,绍清哥哥还是我的。只不过…我却没有想到…原来他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般讨厌你…最终还是…留了情面。”

    祁悦转身,说到这些的时候,竟是淡淡的失望。究竟…是有对怨怼,才能想出这样毒辣的计谋。

    哪怕她看上去再柔弱无骨,心里却装满了锋利的荆棘,稍稍靠近,遍体鳞伤。

    我摇摇头,“反正他最后娶的还会是我,天下人都知道,傅绍清的未婚妻是祁家四小姐,而你,不是。”

    祁悦将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愤怒地扫在地上,玻璃夹杂着塑料稀里哗啦地砸在地板上,一道道碎裂的痕迹触目惊心。

    我的话果然戳中她的软肋,祁悦怒不可遏,指着我大声地警告,“祁念,你以为这样他就会喜欢你吗?别做梦了!”

    “就算只是一个空身份,也比你连身份都没有强,难道不是吗?”

    祁悦向我冲上来,死死扣住我的肩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终于又再次掀起惊涛骇浪,我看见她的脖颈隐隐约约流下暴怒的汗渍,对上她的眼睛,我笑了笑。

    “看来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她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那我便好人做到底,省得你到时候螳臂当车,死无全尸。”

    松开手,我深吸一口气,肩膀被抓出道道红印,阵阵酸痛袭来,我装作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平静地等待下文。

    “奉劝你一句,傅绍清对付女人最为擅长,爱上他轻而易举,只不过一旦深陷泥潭,只会无路可退。想想顾璇婷的下场吧。光凭你姓祁这一点,他就绝对不会让自己爱上你。”

    我睁大了双眼,双拳紧握,“你…什么意思?不要忘了,你也姓祁。”

    “我和你不一样,我虽在祁家长大,用着祁家的姓氏,可我终究流着不是祁家的血。你一定不知道现在的局势,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不过你不需要清楚,只要明白,你的存在不过只是我的替死鬼罢了。真是可怜,你一定不曾想过,心心念念回的家,不仅没人疼,没人爱,还得作为政治的牺牲品,替我遮风挡雨的,若是这样,那我确实应当对你感恩戴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