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Because of you

    我忽然就觉得很委屈,说着说着,眼睛便一红,泪水泛着眼眶,摇摇欲坠,“我承认…我就是有那么一小点点地喜欢你而已,而且这还是基于你长得好看的份上。所以一切还来得及。在我没有真的喜欢上你之前,你应该对我说清楚,不喜欢我也罢,想退婚也罢,你若是心底里在意的其实是别的女生,我知道那个女生还是祁悦,这些我统统都不在意的。只要你同我说清楚,别再一边对祁悦柔情似水,一边又有意无意地撩拨我。噢,或许还是我想多了,你其实压根就没那方面的意思。”

    傅绍清忽然松开了我,他的眼眸染着淡淡的一层霜,面色沉沉,几度接近阴郁。

    我整理好心情,“总是拿我做挡箭牌。祁悦一抛下你,你就跑来找我,我不要面子的吗?”

    “…”傅绍清扯扯嘴角,“有时候,我也捉摸不透你的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

    这脏水撒得真是好,总归都是他对的,我才是错的。

    “你以为,我是出于这个原因才请你跳舞?”他很无奈。

    难道不是吗?这不是赤裸裸的真相吗,瞎子都看得出来吧。抹了一把眼泪,我也不打算走了,吹,你接着吹,就看你能编出什么来。

    他牵着我的手,慢慢抬起,自然而然地让我在他的手下绕了个圈,“那个男生暗恋祁悦已久,我早就知道了,并没有什么感觉。今天的舞会我亦不感兴趣,只不好拂了祁悦的面子,作个陪罢了。方才他主动邀请祁悦,那倒正好,我本就不想跳舞。”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忘了以前还因为祁悦同别人在一起,醋得一醉方休,烂醉如泥,不省人事呢?”我幸灾乐祸地替他好好复习一遍黑历史。

    傅绍清觉得我很无聊,“醋?你一直都没明白,我醋的不是这个…”他很是自然地顺着我的话往下说,却忽然停住,眉头一皱,“不对,本帅没有吃醋,把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都给我收起来,有空还不如多读点书,充实一下你的大脑。”

    哼,我本来就挺不开心,这下更不开心,好端端的,他生气了,又变成我的不是。一开始我明明就是站在上风的!这会子却被他讽刺。

    “说起来,我还是不明白你当日在病房对我说的,你对祁悦…”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叫芙萝的人…”傅绍清打断我,手在腰间紧了紧。

    我猛地一抬头,对上了他的面容,他愣了一下,便扭过头,再懒得管我。

    我很想点头,我很想告诉他其实我都知道。

    他大概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也不知芙萝的玉被傅延庭交与给了我,只继续道,“你从小不在这里生活,不知道许多事情…而且脑子又笨,就算讲给你听,也许还不明白。为了不浪费口舌,我懒得花时间告诉你。你只需要明白,对于祁悦,我承认,如果未来的妻子是她,我会爱上。不过…现在我只能对待她如亲姊妹一般作为补偿。”

    我明白了,傅绍清总有各种理由打发他身边的女人,就如傅延庭说得,他总是身不由己的。

    这个理由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我静静地听他讲话,心里依旧不是滋味。

    顾璇婷,是因为怀疑她的身份而故意接近,不惜把自己搭进去也要设计圈套,一举攻破西北势力。

    而祁悦,是出于妹妹的疼爱和怜惜,祁家非亲生的女儿,陪伴他一起成长的青梅竹马。就算不是自己的未婚妻,也无法做到彻底的冷漠。

    或许还有别的女生,又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呢?生理上的欲望?还是内心的空荡?

    那么…我呢?

    细细品味傅绍清的话,我忽然觉得又是哪里不对,眉毛一挑,“说得真好听,我差点都信了,不过…既然你都说了不想跳舞了,还拉着我跳做什么?”

    我以为,傅绍清会再次觉得无言以对,又或者绞尽脑汁地补足这个语言漏洞。可他只是隐隐约约的一个笑容,不管我的什么疑问,仿佛随时随地都可以轻易地迎刃而解。

    只要傅绍清笑起来,那便拥有春风化雨般的魔力,一切坚硬冰冷的事物顷刻间都仿佛能融化坍塌,他的笑容好看,令我有些迷离。

    “你真想知道原因?”

    他告诉我“或许只是”

    becae of you

    y pretty girl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