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舞会(七)

    elizabeth非常地开心,等傅绍清和祁悦走后,她就像个凯旋而归的战士,轻轻顶了下我的肩膀,“怎么样,是不是神清气爽?”

    我面色绯红,“穿得还挺少的。”

    “刚才表现不错,傅绍清就差没把后悔两个字贴在脑门儿上,没想到祁念也有那么惊艳的时候。”

    显然,我觉得elizabeth这就属于想得太多了,摇摇手,“你还以为我是故意往他身上撞得吗?我真的不是不小心的,人家大军阀不好惹,还生气了呢。”

    elizabeth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哟~那谁知道呢。”

    摇曳着裙子在地面划过一个优美的圆圈,稀稀拉拉地跳着舞,时不时向我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历殷绝终于从窃窃私语的人群中挣脱出来。他今日也难得正经,一身规规矩矩的西装,收敛了平时吊儿郎当的个性,“你们两个叫我好找,原来是在这里。走吧,咱们一起跳舞去。”

    我有些为难,“你们两个去吧,我就在这里吃吃东西,打发时间。”

    “呀?今日你这样好看,也没人邀请你跳舞吗?”历殷绝惊讶得就差喊了出来,elizabeth忍不住踹了他一脚,然后冲着祁悦的背影努努嘴,“人家的未婚夫都被撩走了,当然只能可怜兮兮的一个人。”

    “哦,就她啊。”历殷绝听不得祁悦的名字,也看不得祁悦的身影,一想起往日的事情,心里便有股莫名的来气,“傅少帅的眼睛怕是瞎了吧,你可比祁悦好看多了。”

    我赶紧冲他做个“嘘”的手势,又在胡说八道,万一被听见,当真不怕当场就被一锅端了?

    历殷绝幽幽叹了一口气,目光扫向别处,“正好,林木木也是孤苦伶仃的,你倒是可以和他作伴了。”

    顺着他看去的方向,我见蔚月穿着娇俏的小礼服,和祁煜在一起翩翩起舞,甜甜蜜蜜的样子真真是羡煞众人。林木木却坐在不远处的角落,双目无神,表情苦愁,看他架势是打算一醉方休的,只不过一杯一杯灌下的却是橙汁,此情此景甚是心酸。

    “他倒是捡了个大便宜,难得我们祁念打扮得这样好看。”elizabeth洋洋得意地扫视了一圈,“多少人想请你跳舞却又不敢呢?”

    我心生一个问号,四周看过去,便有好几个男生收回打量我的眼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只不过手脚显得极度不自然,似乎在极力掩饰刚才的作为,但又漏洞百出,只剩下被抓包的尴尬。

    我从没见过这种场面,腼腆一笑,便随着历殷绝二人走了。

    林木木欲作出一副颓唐的醉酒状,大手一挥,“别拦着我,小爷我今日要,借酒消愁。他奶奶的,蔚月重色轻友。”

    历殷绝白眼一翻,“谁拦你了?兄弟,你可别自作多情。”

    林木木听罢,更是难过,呜呜地掩面哭泣,“太可怜了我…太可怜了我。”然后他看了我一眼,又默默地转过头,嘴里还不断谴责,“历殷绝,不是我说你,也太过分了吧,都有了何小翠了,还到处拈花惹草,找个美女来干嘛?显得你舞伴多,受欢迎?休想羞辱我,呸。”

    我的脸上顿时起了三道黑线,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你看看清楚,是我。”

    林木木咯噔一声,从椅子上跌落下来,“我靠,你等等…蒙住了我”他站起来,再三确认,才相信眼前这个一身名牌,光彩照人的女孩儿是他的小跟班祁念。

    “你别难过了,我也没有舞伴,要不咱俩一块儿吧。”我心生感慨,大家都是同病相怜。

    “骗谁呢?我不信,今天打扮成这样,就…就我和跳舞?不死亏死亏的?”

    没见过这样损自己的,我摇摇头,“我是真的没骗你,你不跳也行。反正我也不大会,咱俩就在这坐在吃会东西吧,也别垂头丧气的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