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舞会(七)

    当elizabeth挽着我,再一次推开礼堂的大门之时,我只觉得,仿佛有一道带着耶稣降临之时的光辉,毫不保留地洒向我们。四周热热闹闹的嘈杂之声都化作圣母玛利亚神圣的歌颂,一切都太不真实。

    人群自动让开道路,放眼望去,长长的红毯一直延伸到礼堂尽头。

    elizabeth落落大方地走向中央,连高跟鞋踩着大理石地板而发出的声响都是极为优雅贵气的。她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似笑非笑,姿态仍然是盛气凌人,有意无意地拨弄了一下波浪卷似的金色长发,她肆意享受着众人惊讶而艳羡的目光。

    而她身边的人,亦不再是一个小时之前,穿着旧校服,被撒了一身香槟的狼狈女生。

    沙俄皇室的礼裙经过剪裁和修改,无限放大了身材上的所有优点。裙角呈蓬蓬状,露出半截细长白皙的腿,腰间由镶嵌着名贵钻石的腰带紧紧束着。本是保守的风格却因为被改成抹胸的款式而变得灵动撩人,脖颈的线条纤细流畅,一条蒂芙尼经典款的项链显得更为相得益彰,遮住若隐若现的锁骨,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头发依然齐肩,末梢微微卷起,看似随性实际也是经过了精心的打造。原本厚重的刘海被撩起,编成几股俏皮的辫子,一直顺着发线绕至耳后,再别一朵白色的鲜花作头饰,正与白色的裙子相配,显得宛若茉莉花一般清新脱俗。

    lda为我上妆时,倒是说了句,“五官还算清秀。”因此,妆容虽然是淡淡,却在细节方面尤为精致。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举一动皆顾盼生姿。

    elizabeth在我经过她姨妈的巧手改造之后,不由得愣了好久,她上下打量了我半晌,终于回过神,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就是要这种楚楚可怜的白莲花效果。”

    于是,当我们重新回到礼堂,方才还在看笑话的男男女女,此时此刻下巴仿佛都快掉在了地上。

    而我虽然改头换面,但骨子里还是很不自信,只低着头,随着elizabeth的步子走得极慢。偶尔听见有人在细细讨论,“我的天,这还是那个祁念吗?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好好打扮一下,气质立马不同了。”

    elizabeth特意站到祁悦面前,压抑着内心耀武扬威的得意,嘴上却装作不甚在意,“噢,刚才忘了和你打招呼了吧,hello。”

    祁悦只盯着我,手中的酒杯紧紧握着,不知不觉便僵硬了身体。

    我谨记elizabeth的叮嘱,笑容要自信,不能畏畏缩缩的,便大方地对着她的目光,“我确实不应该穿校服,方才实在是太失态了。”

    祁悦嘴巴艰难地张开,她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笑容,“没…没事…姐姐,你这样真美,我差点都没有认出来。”

    “谢谢你的夸赞噢”elizabeth顺手拿了一杯酒,“祁念一直都挺好看的,不比你差。”

    “你——”祁悦红了脸,见到傅绍清忽然向自己走过来,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语气一下子变得柔软“绍清哥哥…”

    我的心又一下子提起来了,紧紧攥着裙子,浑身不自在起来,elizabeth教我的话也全忘在脑后。

    转过身,我却好死不死地正好撞在傅绍清身上。

    抬头,睁大了双眼对着他的瞳孔,只见傅绍清的眸子底下闪过一丝震惊,我却从未在他眼睛里看到过这样的情绪,不管做什么事情,他一贯淡定自若,不咸不淡。

    就连当日杀了顾璇婷,也是云淡风轻,面无表情的。那抹震惊难以捕捉,短短几秒中便迅速地消了下去。然后傅绍清便用力地推开我,像是极为嫌弃我似的。不过是撞了他一下,他却开始生气起来,沉着一张脸,语气冷冰冰地对祁悦说,“走吧,我们去那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