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舞会(六)

    所以当elizabeth雄心壮志地告诉我她的意图之后,我笑得傻兮兮,只由着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并没什么特别期待的心情。

    “你难道不想报复你那个狠心的未婚夫,晾着你不管,居然和别的女生跳舞。”elizabeth眼睛一斜,语言犀利,直戳的我内心。

    我就差呕出一口鲜血,几分像苦情电影里的女主角那样,被丈夫抛弃妻子,独自一人撑起一个家,可怜巴巴。

    况且傅绍清压根不是我的丈夫,也并没承认过有我这样一个未婚妻,他和祁悦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他自己说了算,我实在无权过问,也没资格不开心。

    见我不说话,elizabeth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告诉我,“你放心吧。我不专业,但我的姨妈很专业。她是从英国最高的设计学府毕业的,品味和审美一直处于国际顶尖水平。从前专门为总统和总统夫人制作出席国宴的礼服,我对你的妆容大改造很有信心。”

    我脑海里闪过一个熟悉的名字,便忍不住问,“你的姨妈是…”

    “lda小姐。”elizabeth眉飞色舞地告诉我。

    我听闻,嗷得一声,脚差点就软了。

    就是那个传说中不论是豪门贵族还是电影明星都得提前预约,但尽管如此还是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被拒绝的著名设计师lda。

    就是那个传说中手持法国channel等一众顶尖品牌的股份的lda。

    就是那个传说中旗下品牌甚至陈列入英国世博会的lda。

    这些都是二姐把礼服给我的时候,顺口告诉我的。而那件礼服也是她托关系花重金才买到的,并且这一切还是基于祁家二小姐的身份。可想而知,若平时想从lda那里得到专属定制,简直难于登天,那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而现在,lda小姐就和我隔着一扇门的距离,她,居然还是elizabeth的姨妈。

    我立即转身,“我还是走吧,lda小姐不会答应的。”

    很确定,十分确定。专门为总统设计衣服和妆发的人,怎么会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elizabeth在我背后气得跺脚,“没见过你这样没出息的。”

    于是,我只走了几步,便被她撂倒,一路拖进贵宾室。

    elizabeth大咧咧地把门推开,彼时她的姨妈正悠悠喝着一杯咖啡,吓得杯子一洒,“哎哟,我的祖宗,你不是去参加舞会了吗?”

    于是,我又被elizabeth直挺挺地甩在了沙发上,四肢僵硬,压陷了沙发的半边。

    她的姨妈吓得后退了几步,像打量一个古董一般地打量我,“我的天…你带一个海鲜市场卖咸鱼的婆娘来我房间作甚?”

    lda小姐捏住鼻子,表情很痛苦,“我的上帝,这沙发或许我该扔掉了。elizabeth,你快把这个人带走,我保证,再不拖欠你的四条裙子了。”

    我艰难地撑起身体,“不好意思,这不是鱼腥味…是香槟。”

    “什么?!”她看上去非常得不可置信,“y god ,温斯坦的香槟都是从海鲜市场批发过来的吗?”

    elizabeth白了她一眼,“姨妈,你还记得欠我四条裙子就好。这是我同学,我想让你在一个钟头之内,让她,脱胎换骨,最好是,到达回炉重造的程度。”

    她提出了一个难度系数不太小的要求。

    lda仔细端详了一番我黏腻的一张脸,“呃…似乎有点难度。而且,说实话,我没有带什么新款来,所以…”

    “别担心,我的姨妈。”elizabeth终于从那个神秘兮兮的方盒子里拿出一件极为华贵的裙子,“就这一件。”

    “亚历山大二世?你这个小东西,这玩意儿可不容易弄来。”lda又重新倒了一杯咖啡,顺便扶了我一把,“不过罗曼诺夫皇室的风格都太过冗杂繁琐,要称得上这位妹妹,还得好好改一改。”

    “那么。”elizabeth的眉毛一挑,“就拜托姨妈您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