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舞会(五)

    飘扬在整个大礼堂的演奏曲戛然而止,四周忽然哄闹开来,披着貂皮大衣的贵妇人瞪圆了双眼,惊讶得用手微微抵唇,手套看一眼便知道质地不菲。男人们的西装名贵,见到玻璃在地上裂开,纷纷后退了几步,生怕飞溅的渣子划过自己。

    elizabeth扒开人群,用力地把我拉起来,我哆哆嗦嗦,只觉得浑身寒冷刺骨。

    “够了。”她狠狠剜了一眼祁悦,“你觉得你这样很有意思吗?”

    “你在说什么…”祁悦眼睛清澈,似乎一点也不明白elizabeth讲的话意欲何为。

    elizabeth懒得再多费口舌,只狠狠地拉着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礼堂。

    外头的寒风吹着湿漉漉的衣裳,黏腻的香槟从脖颈处流入脊背,我闻着浑身上下的酒精味,又是冷得发抖,又是忍不住咳嗽起来。

    “我给你拿的衣服已经送到了,先去贵宾室洗个澡,把你这身换下来。”elizabeth大概是替我打抱不平,压抑着三分怒火,用接近命令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摇了摇头,擦干眼角的泪珠,“不了,我还是回家吧。”

    elizabeth咬咬牙,恨铁不成钢,她用手指头戳了戳我的脑袋,“你也太怂了吧,难道就没想过这分明就是祁悦故意的吗?她好巧不巧地就在傅绍清身边崴了一脚,不就算准了自己会被接住?还有,那些香槟摆的好好的,要不是她装作不经意地撑了撑桌子,压根不会倒下来,偏还倒在你身上。”

    她叹了口气,继续说,“或许平日里我就该好好敲打敲打你,是我,对你的宽容程度没有底线,谁知道你的智商居然没有下限,想着你不过是单纯,可也不带这么笨的吧?”

    我打了个寒颤,“这位姐姐,你要骂,能进去骂吗?我好冷。”

    于是elizabeth瞪了我一眼,继续喋喋不休,“你想想你的礼服是怎么坏的,有谁可以进你房间?你的仆人?你的哥哥?他们可没有理由这样做吧。”

    我其实明白她的意思,明枪暗箭,都是指向祁悦。可就算我今日穿上那件衣服来,光芒也遮不住她的,傅绍清亦还是祁悦的舞伴。所以,究竟是不是她做的,又或者说她的目的是什么,我统统都不清楚。

    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心乱如麻。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elizabeth与我并肩走在铺着地毯的走廊,暖洋洋的壁灯打在我们身上,没走几米便摆上中世纪的油画。

    “我们去贵宾室,会不会被校长抓住?”

    贵宾室,顾名思义,便是招待贵宾的。而我这一副落汤鸡的样子,显然是没资格进去的。

    elizabeth当然都不在乎,“这有什么。人全聚在礼堂呢。还有,你别担心,我姨妈今日也来了,校长巴结她还来不及呢,特意为她在德智楼设了一间套房。”

    所以这下子便等同于去elizabeth姨妈的房间了。

    “祁悦这个小贱人,就会来阴的,还专门欺负你这种胆小懦弱的人。等等本小姐就让她笑不出来。”elizabeth高我一头,我还是能听见她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紧紧抓住她冰冷的手腕,“你这是想做什么?”

    “干嘛?我能对你那个好妹妹作出什么来?”elizabeth哼了一声,“也亏你这般护着她,我才懒得对她动手。不过是想好好把你打扮一下,等会回到礼堂的时候,一定要达到光彩夺目,仙女下凡的效果。祁悦风头被抢,必然气得脸都绿了,想想就很好玩。”

    我权当elizabeth给我讲了个笑话听。

    首先自己什么条件,究竟有几斤几两,我还是很有数的,再好看也不过如此。

    其次,elizabeth自己化妆的技术也非常一言难尽,历殷绝不止一次地用“看着就像死了老公的寡妇将自己化成冥婚的样子在风花雪月的烟酒场所自暴自弃。”这类恶毒的词语打击她。虽然我觉得elizabeth化得还是可圈可点,而且好在有美艳的皮囊撑着,怎么捯饬都是好看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