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舞会(四)

    蓦地,听见四周的焦点都转移到别处,他们压抑着激动的声音,低语到,“快看…这不是傅少吗?他怎么也来了?”

    “好羡慕祁悦啊…每年傅少都陪着她。可嫉妒死我了。”

    “你当然就只有羡慕的份儿,哎,瞧瞧人家祁悦多漂亮,两个人简直太配了。”

    我只恨自己没有带个包来,好歹还能遮着脸。

    不过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傅绍清眼拙,没有看清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狼狈的样子,实在不想被他看见。

    趁着人来人往地还算热闹,我赶紧从座位上起身,打算从到更不起眼的位子扎根。谁知又从后面传来起祁悦软糯的声音,“姐姐?”

    我一拍脑门,不由得深吸一口凉气。

    祁悦今日把头发盘起,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耳边垂着施华洛世奇的水晶耳环,礼裙垂地,身姿款款。原本不施粉黛也极为清丽脱俗,今日还化了个淡淡的妆容,比起在场浓妆艳抹,争奇斗艳的女性,她却显得最为出挑。

    而身边的傅绍清,虽未特意打扮,但他素来容貌俊朗,气质超群,只简单的戎装配长靴,就勾勒出整个温斯坦大礼堂最亮眼的风景。

    我实在没有勇气看傅绍清的表情,校服的裙摆微微泛黄,衬衣发皱,在一众令人艳羡的俊男美女的强烈对比之下,实在是灰头土脸。

    祁悦提起裙子向我走来,步伐如白天鹅一般优雅高贵,她在我耳边轻声细语,带来阵阵馥郁清香。

    “姐姐,你怎么就穿成这样就来了?我知道你平日不爱打扮,穿衣风格一直朴素,可今日是个大场合…好歹你也应该穿一件像样的礼服,不然很不礼貌的。”她眼里写满了疑惑,皱着眉头问我。

    我委屈地摇摇头,“我知道的,可是二姐送来的衣服莫名其妙就被人划了一道口子,实在穿不得了我才…”忽然哽咽住,后面的话也无需再多说了。

    “怎么会如此?”祁悦瞪大了眼睛,“若是这样,那也不应该穿校服的。惠安和方宁难道没有帮你多准备几件吗?还有,你怎么不问问我,我的衣服那么多,最不济穿条裙子,配一双好看点儿的鞋子,勉强也是可以当做礼服的,总归比校服好些。”

    听完这话,我的心里愈来愈酸,“原以为校服也是裙子,所以没想那么多就穿来了。真对不起…下次不这样了。”

    只觉得众人的目光,随着祁悦和傅绍清,纷纷都聚集在我身边,不少人驻足停留,好奇地打探着发生的一切。

    祁悦和傅绍清太过耀眼,只消在这里安安静静地站着,便足以鹤立鸡群,艳压全场。多少闪亮的名牌,多少精心打扮的妆容,此时此刻在他们面前都黯然失色了。

    而那个大名鼎鼎的京军傅少,正端着一杯酒,用说不清楚的复杂目光打量着眼前一位灰溜溜的校服女生。

    啧啧一声,看客们于是摇摇头。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气场,也受不了祁悦那样美丽的光芒。

    “我我去后面找我的同学了,等会再见。”

    听听,就连借口也是能够轻而易举地被揭穿,看好戏似的眼神夹杂几分同情和鄙弃,太过鲜明的对比令我想带着狼狈逃跑,仿佛这是一件人人都可以理解的事情。

    我的脑子在嗡嗡作响,连脚下都没有心思去注意,被凳子轻轻一勾,便摔了下来,膝盖蹭在地上,顿时起了红红的印子。

    祁悦见状,焦急地向我跑来,无奈裙子太长,绊住了她的高跟鞋,她惊呼一声,身子向地面倾倒。

    情急之下,傅绍清向祁悦伸出了手,纤细的腰肢被人挽住,一切有惊无险。看客们面面相觑,一个优雅美丽的公主,就算险些出了洋相也是有白马王子出手相助的。又万分怜悯地扫了扫地上的我,这实在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祁悦的重心还是有些不稳,右手撑住桌子的一瞬间,轻轻一扫,那宝塔似的高脚酒杯,便如同散了架似的,纷纷散落下来。五颜六色的香槟随着稀里哗啦的声响,尽数洒在了我的身上。

    我抬起手,挡住了铺天盖地的玻璃渣子,校服却是湿透,黏腻的液体顺着头发一滴一滴落在地面。垂着湿漉漉的睫毛,我不知道,那是眼泪,还是香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