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舞会(一)

    学校里长得美的,或者就是人缘好的,都是争先恐后地去邀请,人气极高,一般在舞会前一个月就老在被预定了。供不应求,就看谁下手最快,谁最巧言令色。

    于是,大家你争我抢,互相爆料,甚至还会出现争吵翻脸这样的情况,总之,在一片热热闹闹,欢声笑语中,这还是很有意思的。

    俊男靓女在大提琴悠悠演奏下翩翩起舞,温斯坦的大礼堂充斥着优雅又年轻的气息。这无疑是最令人大饱眼福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了。

    不过,若是谁都没有人邀请你跳舞,那必定是靓丽风景中极少数的黯淡。除却长得实在是一言难尽,又或者性格孤僻,人缘不好这方面的因素,一般来说,只要是温斯坦的学生,总归能寻得一两个舞伴。不然,实在是混得太失败。

    历殷绝和elizabeth早早就互相定好了,他们两个此时此刻就显得像老夫老妻凑个热闹一般,对舞会是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但万一真的落单,倒也挺没有面子,于是互作姘头,总算是有了交待。

    而蔚月今年成了热门对象,往年她都是和林木木跳舞,今年却横空杀出一个祁煜。她嘴上说着为难,心里却是美滋滋,小手一挥,决定先看看二人的表现再做决断。

    而最终苦恼的,只剩下我自己了。

    我本来就对这个舞会不甚熟悉,只听大家说到,到时候看着旁人出双入对的,落单的滋味,真真是难以言喻。便揉揉头发,认真思索一番,到底谁会邀请我呢。

    elizabeth觉得我压根没什么可操心的,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有名正言顺未婚夫的人,言下之意,便是傅绍清可以作我的舞伴。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舞会那日,全校开放,若没有同学作伴,也可另寻外校的人。

    我立刻否决了这个说法,傅绍清一直很忙,而且…也不见得会答应。

    可elizabeth觉得不以为然,我又没去试过,怎么知道他不会同意?这话,说得…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于是,当大家都在周末忙着准备舞会的礼服鞋子,考虑化什么妆容比较脱颖而出的时候,我却披头散发地摊在沙发上,甚是纠结。

    首先,我并没有什么礼服,也不会化妆。惠安和方宁对这方面也没有经验。

    其次,我连一个舞会伴侣都没有,而且,我跳舞不过才学了几个月,一点点皮毛,免不了丢人现眼。我本不在乎这些,若是一个人,吃吃点心,看看别人,倒也挺自在的。

    不过,我又想起elizabeth的话,便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人嘛…该挣扎的时候,还是不要放弃。

    于是,我特意换了身衣服,让自己看上去整整齐齐的,这才下楼,目标明确地直奔温莎公馆。

    傅绍清果然在花园里,他今天穿着宽松的运动服,正绕着小路慢跑,汗渍湿了额间细碎的刘海。

    我惊喜之余又挺紧张,踌躇一番,又细细组织好语言,刚打起勇气,准备凑上去,却看见祁悦笑容甜美,手握着水杯一路向他小跑过去。

    “绍清哥哥,怎么身体才刚好一点就开始运动?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

    “没事。”傅绍清接过她的水,微微喘着气,“你怎么来了?”

    “唔…”祁悦笑了笑,低下头,问得小心翼翼,“我们学校又要开舞会了…往年都是绍清哥哥陪我的,今年是不是也一样呢?”

    我靠在一棵树后,嘴唇不知不觉便紧紧抿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