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我觉得她,挺可爱

    可蔚月叹了口气,“说这些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感情的世界没有先来后到,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在历殷绝心中,只能容纳祁悦那一道白月光。就算是elizabeth又怎么样,就算历殷绝知道又怎么样,他只会自己告诉自己,那个女孩是祁悦,而且只能是祁悦。”

    我听完,深深觉得心酸唏嘘。终于明白elizabeth当日的话,也明白为何她那样讨厌祁悦,只因elizabeth素来就是爱恨分明的。

    然而,傅绍清…祁悦。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会的,傅绍清不会喜欢我的,祁悦对我很好,宛若亲姐姐一般。我能理解她对历殷绝的态度,亦相信她不会像待elizabeth一般得待我。

    蔚月走后,我由方宁喂下一碗滚烫的中药,正打算眯一小会儿,突然祁煜敲了敲我的房门。

    我见他今日很不同寻常,一会儿看看天花板,一会儿看看地面,一会儿摸摸床头的花,一会儿又很关心地询问我的身体状况。

    最后,他絮絮叨叨地把对话停留在一句今天天气真不错呀。我看了看窗外乌云密布的天,便面无表情地打断,“你到底想干嘛?”

    比起他对我的冷言冷语,今日的尬聊反而令我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我告诉我自己,这绝对不是贱,绝对不是贱。

    “我关心你,有意见?”

    祁煜扯出一个居然还带点羞赧的笑容,我吓得点点头,见他眉头一皱,便赶紧摇摇头,“没…没意见。”

    然后气氛一度很尴尬,因为祁煜好像有什么想说,又感觉很不好意思说,他在我的房间上下打量摆设,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红着脸,不知所云。

    最后连自己都受不了了,一咬牙,整张脸凑了过来,“刚才那个女生,是你朋友?”

    我被问得一头雾水,他说的八成是蔚月没错。只不过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注意到她了?一拍脑袋,我想起来蔚月气呼呼地在我面前的一番告状,便拉着祁煜的手,很是慌张,“是…是这样。今天她是不是冒犯你了,你可大人有大量,别…别同她一个女孩子计较了。”

    我真怕温斯坦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免不了殃及池鱼,自己也被拖下了水,顺便一起遭个殃。

    祁煜忽然脸更红了,他嘴上哼了一声,继续问“你说,她叫什么名字?”

    “你…你要对她做什么啊?”我很警觉。

    “随便问问不行吗?”祁煜见我不肯说,很恼火,他的脸上写着大写加粗的几个字——“祁念你也未免也太不识抬举”。

    他瞪了我一眼,“别问我理由,你只管告诉我名字便是。”

    我觉得我身负保护朋友的指责,便咬紧牙关,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祁煜的脸于是更更更红了,他锤了一下手心,觉得我这个人简直麻烦死了,然后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时而挠挠头发,时而深呼一口气。

    最后,他仿佛下定很大决心一般,压低了声音,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我,觉得她,挺可爱的。”

    我保证,我清楚地听见外头一道惊天大霹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