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历殷绝的白月光(三)

    可这不重要,只要祁悦的一句话,她一定会什么都不在乎了,重新与她做朋友的。只不过她没等来祁悦的开口,反而等来一些奇奇怪怪的流言蜚语,比如“何小翠嫉妒祁悦”、“因为暗恋历殷绝无果而排挤祁悦,女人的善妒心真是可怕”,诸如此类,比比皆是。

    直到历殷绝气势汹汹地抓住她的手厉声质问,“祁悦说你最近很冷落她,她与你说话你也爱答不理的,哭了好几次,她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elizabeth心中的隐忍终于爆发,她冷冷地问祁悦,“你喜欢历殷绝吗?若是不喜欢他,那就快告诉那个笨蛋,唱诗班的女孩根本就不是你,可你敢吗?”

    “对不起…小翠…我…我只是”祁悦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哭得楚楚动人,无辜得直惹人怜惜。

    自然,这又变成了elizabeth的校园霸凌,本来不过是谣言,可现下人人都看见祁悦哭得如柔弱的花骨朵一般无助,而elizabeth就那样气势凌厉地站在她面前。于是,一切便都有了证据。

    elizabeth索性就成了那个问题女生,而历殷绝,自那之后与她说了一句对不起,便鲜少再说话了。

    祁悦和历殷绝,elizabeth只有她自己。

    若不是有林木木和蔚月,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要一直背着“霸凌”的罪名,寂寞孤单一直到毕业。

    而一切的转机则是在傅绍清这个名字出现之后。

    祁悦早就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是京军素未蒙面的少帅,可她对祁帅说得义正言辞,“若非女儿自己愿意,谁我也不愿嫁。”于是,她亦瞒着历殷绝有未婚夫的存在,与他继续保持着并不明朗的关系。

    直到她发现,她的未婚夫竟是那样一个年轻帅气,又气度不凡的少年军阀之后,所有的主意刹那之间颠覆瓦解,就算她对历殷绝确实有过一点点动心,也在见到傅绍清的短暂一瞬间,烟消云散。

    至于后面的故事,便更加凄惨了。

    我也不知要如何形容,用“劈腿”二字显得不是很贴切,毕竟傅绍清那个时候,才是祁悦的正牌未婚夫,她和历殷绝连男女朋友都算不上。

    蔚月告诉我,“我们都觉得,傅少其实并不喜欢祁悦的,只是很讨厌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沾染,一点点都不行。”

    我微微一愣,对这句话解读了半天。

    “所以那日,历家险些家底被抄,历父在监狱受了些严刑拷打,最后用尽关系才得以保命,而这些,都是傅绍清下的令。”

    “那日,十三街的混混认为历家大势已去,便再懒得讨好历殷绝,只唤他没有用的娘炮,历殷绝拼了命也要争一口气。他一个人,单挑整条街上的流氓,被打成重伤。”

    “在历殷绝住院的时候,祁悦只来探望过一次,她告诉他,以后都不要再往来,因为绍清哥哥会生气,她亦从未喜欢过历殷绝,这不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elizabeth听到历殷绝出事之后,便奋不顾身地跑去玛丽医院,她哭着握着他的手,只要他醒过来,我们的小团体永远接纳他,而自己也从不曾怪过他。elizabeth自己偷偷地塞钱给医生,千万要保住历殷绝的命。她也不管以前和历殷绝的有什么矛盾,求了自己的父亲好久,在家门口跪了一整夜,她那身为外交官的爸爸才同意去傅家交涉。而这些,历殷绝统统都不晓得。”

    其实,历殷绝不晓得的事情,又何止这些?

    elizabeth喜欢历殷绝,谁都知道,只要他自己不知道。

    elizabeth才是唱诗班的小女孩,谁都清楚,只有历殷绝自己不清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