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历殷绝的白月光(二)

    十里洋场的街头小混混,总是能与优雅的千金大小姐擦出火花的,蔚月这么郑重其事地告诉我。

    历殷绝自那以后,便开始对祁悦进行一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疯狂追求。

    有时候,他摘几朵花,像赵小乐对丁香那样肉麻兮兮地告诉祁悦,她比这朵花还好看几百倍。

    之所以比小乐还高级些许,大抵是因为历殷绝偶尔也会写几首酸溜溜的情诗,为了将自己塑造成徐志摩那样深情款款的文艺男子,他还坚称家庭教师的名字叫莎士比亚,跟他学了点皮毛。

    这话听着谦虚,可人家莎士比亚早就死了三百多年。而那些狗屁不通的诗,也是历殷绝勒索来的,他专门堵一些戴眼镜,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书呆子,不要钱,就要他们写一首听上去男的沉默,女的流泪的情诗。其实本来这些诗倒也马马虎虎,但历殷绝非要坚持原创不抄袭的精神,他说这是对祁悦的尊重与诚恳,于是自己便着手改了一改,这一改,就彻底狗屁不通,彻底乱七八糟。

    例如“你面若红霜,顾盼身姿,为伊消得人憔悴”诸如此类的话就被历殷绝改造成,“你的脸红彤彤,你的腰软恹恹,虽是瘦弱,但这并不妨碍老子看得鸡儿邦硬。”

    祁悦听闻,惊喜之余则是很感动不已,于是当天就报了警。

    从死皮赖脸的纠缠到别出心裁的小礼物,从威胁祁悦不做她女朋友就跳河自尽到十三街的小弟见到祁悦就大声朗诵,“嫂子您好,嫂子再见,嫂子辛苦了,全心全意为嫂子服务”。

    用蔚月的话来说,如果历殷绝不过是情窦初开,用一些幼稚的手段去追求祁悦的话,那么祁悦的反应就显得更加奇怪。

    她既不明确拒绝,也从未说过“喜欢”这样的话,只是一味的享受着历殷绝追求她的喜悦和付出,毕竟历殷绝长相也是很出名的好看。

    这般态度不明的暧昧,历殷绝再没心没肺,也会郁闷的。所以他有时候,就会一拍胸脯,“妈了个巴子,爱答应不答应,老子不追了。”

    可当他回归成原先那个打打杀杀的小霸王时,祁悦又会冒出来,她皱皱眉头,委委屈屈,“最近你怎么没有理我,还有,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混日子了吗?”

    此话一出,于是,历殷绝的内心又开始荡漾了,“混个毛线球,老子读书去,老子要考上温斯坦,老子要和祁悦谈恋爱。”

    elizabeth起初和祁悦在温斯坦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关系非常得好。不过自从历殷绝也来到温斯坦之后,她和祁悦之间的气氛便有些微妙。

    首先,elizabeth和历殷绝从小便认识,勉强算是青梅竹马。本来他们二人与林木木、蔚月玩得很近,自从历殷绝脑子一热,喜欢上祁悦之后,小团体便不再热络。

    其次,历殷绝常常来骚扰祁悦,三人行必有一人受冷落,不幸便是,elizabeth就是那个人。

    每每看着他们二人一起吃饭说笑打闹,看着他变着法儿哄她开心,当电灯泡的滋味总归有些不好受。

    elizabeth看不懂这些,看不懂祁悦和历殷绝到底算是什么关系,所以她忍不住问了他一句,“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唱诗班的女孩是祁悦,而不是我呢?”

    还没等历殷绝回过神来,就传来祁悦甜甜的声音,“阿殷,再不送我回家,我就坐刘叔的车走咯。”

    答案最终没有下文。

    后来,elizabeth和祁悦便越走越远了,本来关系很好的闺蜜却是心照不宣的互相远离。elizabeth也不懂,是因为祁悦介入了她与历殷绝的关系,还是因为历殷绝介入她与祁悦的关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