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你的校服又脏又旧

    蔚月刚放学,还来不及换下一身校服,踩着小皮鞋便风风火火地赶到了明泉山庄门口。

    裙角带风,微微吹起,露出一截洁白的小腿,她跑得气喘吁吁,一张圆圆的小脸都有些红,就连蓝色的发带乱糟糟地垂在肩膀也全然不知。

    哨兵将枪持在胸口,死活不信蔚月是祁四小姐的同学,若是没有出行证,决计不会放她进来的。

    蔚月解释了半天无果,深吸了一口气,“我从头到尾哪一点不像学生?!”她忍无可忍,吼了出来。

    祁煜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蓝裙女生在门口纠缠,但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他本有事要出明泉山庄,司机按了按喇叭,绕着荆棘的铁门便缓缓拉开。彼时,正听见蔚月气鼓鼓的一句,“从头到尾,我哪一点不像学生。”

    祁煜捂着拳头笑了出来,那女生上衣隐隐透着汗渍,衣领还些许发黄,蓝色的纺织裙倒还算新,不过那双鞋横竖都看得出来是穿了好久的。也不见得就像是个学生了。

    蔚月看到祁煜却眼前一亮,她见哨兵固执,便转移目标,冲了上来,用力拍了拍车窗。

    黑色的窗户隐隐约约看到她一张圆圆的脸,黑白分明的杏仁大眼,祁煜内心一怔,只觉得这女生胆子未免有些大了,明泉山庄的车都敢随便拦,要不是车速慢,指不定要被撞了,当真不要命了。

    可蔚月压根没想这么多,只不过觉得问一下又不会死。

    车窗慢慢被摇了下来,她脑袋几乎就快伸进了车内,“这位先生,我是你们祁四小姐的同学,听说她病了,我挺着急的,可这儿的守卫不让我进去,死活不相信我是温斯坦的学生。”

    噢,祁煜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这个女孩,怕是想寻他帮忙。

    可他一听到是祁念的同学,眉头不由得又一皱,只嫌弃地让她赶紧把脑袋伸出去。然后对门口的哨兵吩咐了几句,蔚月这才得以进去。这下她松了口气,“嘿嘿,谢啦。”笑得眼睛弯弯,极是充满活力的样子。

    祁煜看着她笑,心里就莫名其妙的不舒服,“你的校服又旧又脏,该换件新的了。也难怪别人看不出来你是温斯坦的学生。”丢下一句尖酸刻薄的话,然后便让司机开车,只剩下蔚月在车后面气得瞪眼。

    从后视镜看到她扔了一块石头,却没有砸到车,祁煜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虽然他也不清楚,这又有什么好乐的。

    蔚月莫名其妙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嘲笑,觉得非常生气,于是,当她坐在我床边,一把抢过惠安给我削的苹果,把整件事讲得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的时候。我心里就明白了,她口中那个长得娘们唧唧,又白又嫩,但人又很贱的男生,大概是祁煜了。

    我很表面地安慰了她几句,“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别人生气你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莫生气呀莫生气。”

    蔚月扯扯嘴角,“敢问这首诗,出自哪位高人?”

    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淡,“李白。”

    她啊呀一声,居然觉得很受用,重重地点了点头,“诗仙就是诗仙,这诗说得很有道理。”然后便将苹果啃得咔嚓作响,恨不得把苹果当成祁煜,一口一口了结他。

    “话说,你认不认识这个人?”她忽然停住。

    这个我就很为难了,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矜持地点点头。

    蔚月把苹果一丢,握住了我的手,眼神殷切期盼,“是谁是谁?你帮我去教训教训他。”

    这大概是不可能的了,我叹了口气,“他是我哥哥,叫祁煜。”

    “原来他就是祁煜?”蔚月嘴巴张得老大,是那种仿佛都能看到扁桃体的程度。可想而知,她有多惊讶。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