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程诺,是谁?(二)

    他在耐心地等我回答,可我却有些发懵,傅绍清怎么会知道程诺的?我好像没有在他面前提及过他。偶尔一次,那也是在他喝醉的情况下。

    佩服佩服,傅绍清到底神通广大,我挣脱开他的手,“程诺是我哥哥,在云水村的时候。他待我很好,比亲哥还亲。”

    这话一出,我又觉得有些不对头,这不明摆着说映射祁煜吗?于是我又改口,“呃…也没。你问完啦?”

    早知道,我就不该嘴痒,问什么问,有什么好问的。我此时此刻都困了,可又不敢甩门子走人。而且,比起我七分弱智的问题,傅绍清问我的就显然难对付多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那天明明告诉我的是去同学家里做功课。”

    我觉得我的功夫渐渐有了长进,接过话茬,“原是这样没错,只不过回家的时候就被顾璇婷买通的人绑了走,你说,怪谁?”

    顺顺利利,便把脏水泼在傅绍清身上。我在内心得意地举起了小旗子,期待着傅绍清没话可说的面容。可他却绕有兴致地“哦?”了一声,又问我,“那么骑着自行车载你的男生,又是哪位?”

    ……

    我真是服了傅绍清了,连这都知道。难不成他的眼线遍布整个十里洋场吗?要不然就是有透视眼,我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傅绍清懒得搭理我,“我不仅知道是他载着你,还知道是他带你去的百乐门。”

    “他是我的同学,我们是朋友。”我用手比了个“x”,示意他的想法别太龌龊,然后继续告诉他,“而且我们很纯洁,他纯粹是看我腿短走得慢才大发慈悲载着我去的。”

    傅绍清啧啧两声,“所以说,你这是承认去了百乐门咯。”

    哦,嘴炮你最强,套路你最深,那你很棒棒。

    我把头利索地转了过去,“和同学促进交流,这都不行吗?我们都是很纯洁的。”

    “我知道,要不是看在是五个人一起的份上。”傅绍清皮笑肉不笑,“我肯定就把你从自行车上拧下来。”

    我摇摇头,觉得傅绍清挺暴力,“我想起来了…百乐门那辆车…不会就是你的吧?”

    脑海里闪过黑色福特,那日由历殷绝载着我的时候,和它擦身而过。而后又在百乐门门口匆匆瞟过一眼,便也没多在意。这样一来便说得很通了,一定是傅绍清在车上看到的。

    我起了些鸡皮疙瘩,一想到和蔚月elizabeth一行人打打闹闹的样子全被他尽收眼底,我就浑身不自在。

    不过人家大概主要因为顾璇婷而来,哪知道碰巧看见我了,反正我横竖是非常倒霉的。

    此刻,我又想到顾璇婷那番毛骨悚然的话…傅延庭,真的活不了多久了吗?是她害傅大帅一直久病,用的究竟是什么方法。

    半年前的傅延庭,还神采奕奕,身体硬朗,面容年轻得不似五十岁的人,可几个月就形若枯槁了。我心生悲哀,若真是顾璇婷做的,也难怪傅绍清恨她入骨,灭了西北,亦不放过她的家人。

    傅绍清此刻好像也乏了,懒得和再我废话。我很识趣,推开门,在身后一众守卫笑嘻嘻的八卦之声中回到自己的病房,软绵绵的被子忒舒服,我迷迷糊糊,听到惠安在耳畔告诉我,“四小姐,您有一个叫蔚月的同学方才来了电话,说是明儿要来看你哩。”

    来了甚好,我竟日待在病房,实在无聊。蔚月这个女生又热闹,肯定解闷。说起来,我住院这些日子,对外宣称只是生病,并未透露绑架这种字眼。一来是傅家封锁了消息,二来也怕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和恐慌。

    至于父亲,其实是对此事是很不开心的,虽然我并无大碍,但只因傅绍清我才遭罪,左右觉得傅家该给一个说法。但不知为何,他只紧紧皱着眉毛,板着一张脸,没事就在窗台抽雪茄,看似很惆怅的样子。倒也没真的对傅绍清怎么样,只默默地认栽,谁叫自己女儿是他的未婚妻呢?

    不过在我看来,父亲担心的好像远远不止我猜测的那样,他连月来,就爱皱着眉头,看上去就像是沪军出了许多麻烦事。可明泉山庄依然风平浪静的,一点消息都没传出。于是我想,些许是自己想多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