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程诺,是谁(一)

    我本来还在犹豫一番,要不然还是别问了,不过既然傅绍清都同意了,机会难得。我最终还是把话讲了出来,毕竟这些问题确实困扰我好久了。

    “第一个问题,你喜不喜欢祁悦?”我眨巴眼睛,时刻注意傅绍清的脸色阴晴,万一踩到地雷,那我岂不是惨兮兮。

    “在以前,她还是我未婚妻的时候,大概有过。”傅绍清抱着手臂,语气平淡,他如实告诉了我。

    我有点惊讶,傅绍清回答得很认真,不过我惊讶的倒还不是这个。

    至少,我觉得他是喜欢的祁悦的,因为傅绍清对祁悦总是极尽温柔宠爱。可他的答案听着很模糊,似乎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以前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如今又喜不喜欢?他的神情有些复杂,令人捉摸不透。

    我点点头,沉思一番,又问道,“那现在呢?”

    “这就是你第二个问题?”傅绍清眉毛微微一挑。

    “不是不是。”

    我觉得自己非常白痴,不过傅绍清还算善良,没有给我下套,“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到底,讨不讨厌我?”

    傅绍清忽然一阵沉默,我红着脸,心怦怦直跳,到底…他对我是什么感觉呢?气氛顿时又诡异下来,我甚至都有些后悔了,有点…尴尬。

    “我讨厌问我讨不讨厌她的人。”

    傅绍清对我开启了嘲讽模式,我切了一声,这算个什么答案?总之,我显得很自讨没趣,早知道还不如不问。

    “最后一个。”我清清嗓子,装腔作势,“你当时为什么要救我?”

    “啊…是啊,我也想不通,我为什么要救你?”傅绍清侧身转过来看着我,他好像很懊恼,“因为我没想到你居然那么重,话说…”他忍着笑,看上去还是挺贱兮兮的,“你来到沪津到底吃胖了多少?”

    我觉得我真是太自讨没趣了,问这些问题有个什么劲儿?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快活?

    抄起一个枕头,我忍无可忍,直直往傅绍清那张好看的脸上砸去,可他眼疾手快,身体灵活,腿都不带挪一下,就轻而易举地躲开了我的攻击。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士可杀,不可辱。”我索性把所有的枕头都抱了过来,打算砸到他笑不出来为止,那张花容月貌的脸挂着极富嘲讽力的笑容,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到底还是军阀出生,就算我用三四个枕头挡在身前向他冲过去,傅绍清居然一把就从中扯出了我的手臂,白枕头掉在地上,七零八落。

    “我和你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义愤填膺,视死如归地看着他。

    傅绍清喂了一声,示意我闭嘴,“你问了我那么多问题,我是不是也该问你几个?”

    我想了想,等他问完再决斗好像也不迟,便把他的死期又拖了拖。

    “程诺,是谁?”

    他抓住我的手,身体忽然靠得极近,我们只隔着单薄宽松的病号服,灯光昏暗地照在他身上,他低着头,垂下睫毛看着在他肩膀附近的我,眸子深邃得仿佛如夜空一般,带着令任何人都望而却步的魔力,谁都没有勇气,这片无限的深邃之中探索下去。

    傅绍清问我,程诺,是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