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病房(三)

    我当然有在听,而且听得脸红心跳,耳根子都发烫,心里居然还挺开心的,可是我就不是很想理傅绍清,于是我故意对他说,“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他板着脸,“王八是你。”

    一想起顾璇婷,我忽然也笑不出来了,心里只觉得沉甸甸的。

    傅绍清就站在我面前,一身乖巧的病号服,散发着一丝丝清淡的香味,我根本无法想象他的手沾染过多少鲜血。他此时此刻,看上去都仿佛拿我没什么办法,可是一想起顾璇婷的话,我就忍不住害怕。

    他曾经杀了那样多无辜的人,草芥人命;他也曾经和顾璇婷吻得热火朝天,可那日杀她的时候,傅绍清一点同情的表情都没有。

    我又开始迷茫了,我有点信,又有点不太信。因为傅绍清对我虽是一张冷漠又嫌弃的脸,也常常冷嘲热讽,没事还瞪瞪我,但我却感受不到他究竟有多心狠手辣。就算是那日被顾璇婷绑架,我从楼上摔了下来,他还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我,看上去才这般病恹恹的。

    我深吸一口气,“傅绍清。”

    我好像很少喊他的全名,他此刻好像心情挺好,只“嗯?”了一声,等待我的下文。

    “你以后,不要再杀人了。”我对他说,这是我第一次,这样严肃,这样冷静地直视他深邃的眼眸,语气不带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傅绍清显然愣住了,后来,他居然笑了一下,嘴角是好看的弧度,整个笑容都化在氤氲的灯光下面,笑得那样如沐春风,我的姨母心差点就泛滥成灾。

    “我很认真的,你别嘲笑我。”我皱皱眉头,觉得自己气势被他的微微一笑就击得溃不成军。

    “你继续说,我听着。”更没想到的就是,傅绍清居然真的有耐心听我把话说完。

    好吧,我撑了撑手,内心百味陈杂。

    有很多很多想说的,可又不知道要说哪些,又从何说起。我七七八八,说得颠三倒四,“你们京军金银财宝样样不缺,而你现在也快成为了总司令,权利滔天,全国大半边的土地都是傅家的了。人…人要学会知足啊…为什么还要去抢别人的东西,别人的资源。就让一些人过着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我明里暗里都在提顾璇婷的事情,我觉得她真的好可怜,她的家人也是,还有她三岁的侄女,每每想起,就很唏嘘。

    傅绍清听完,嘴角的笑容还是没有散去,忽然微微弯下腰,“你大概是个傻子。”他对我很无奈。

    横竖他都不明白,我觉得自己确实挺傻的,和傅绍清扯这个干什么。于是我摸着脸,“你睡吧,我…我走了。”

    门口忽然传来阵阵敲门声,我的脚步立即顿住,祁悦的声音响了起来,“绍清哥哥,你休息了吗?”

    傅绍清忽然对着我,做了一个“嘘”得手势,我一头雾水,但依然没有出声。

    祁悦见半天没有人应答,叹了口气,又听门口的侍卫对她道,“祁悦小姐,傅少怕是早就歇息了,您若有什么事,便明早儿再来吧。”

    “你为什么不做声?”待祁悦拖着几分失望惆怅的步子离开后,我忍不住问傅绍清。

    傅绍清是真的觉得我愚不可及,“难不成让她进来,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说得非常有道理。我“噢”了一声,恍然大悟。

    傅绍清瞥了我一眼,大概是在告诉我别继续赖着了,赶紧回去洗洗睡吧。可我有些得寸进尺,反正都耗了那么久,好像也不差这一会儿,便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问他,“我能不能问你三个问题?”

    神奇的就是,傅绍清今日真的很有耐心,他叹了口气,竟然同意了,“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